回忆父亲——董学新

老D 发表于2022-08-05 15:03:23

      1968年,我父亲作为“死不悔改的走资派”被关进了“牛棚”,进行“全方位改造”,还经常被拉到街上游斗,甚至送至盘县开批斗大会、捆绑游街。我们作为“走资派”的儿子当然也不能幸免,连在宿舍后面种的一点葱蒜、白菜也全部被毁坏,平时友好的邻居也翻脸不认人,污言秽语,白天不敢在家,晚上在家里也不敢开灯,一开灯,窗户玻璃就会飞来一阵石头,实在忍不了就会跑出去与他们大打一顿。1968年春节前,我母亲带着我哥、三弟、四弟和我去安顺探望外婆和五弟、六弟,也为了换一下环境。1966年文化大革命开始后,由于外婆成分为小土地出租,政府要求回原籍居住,就带着三岁多的五弟六弟回到安顺。我们去后,看到他们租住在一居民四合院的左侧一进门处一间10多平米的狭小房间内,晚上凳子一摆,铺上门板就是床,做饭也只能在门外走道上,生活费除了父母每月寄的30元钱,还要靠外婆给人做衣服贴补家用,生活也十分清苦,大哥身上带的每月不接近处自来水而到远处挑井水节省下来的2元多钱就感觉很有钱,他时不时带着五弟、六弟到街上买点小吃,以资慰问,我们还有点嫉妒。安顺期间,母亲还带着我们坐表舅的马车到她出生的云山屯、章家庄探望二外婆、大表舅们,这里是农村,时值隆冬,气候寒冷,但春节期间每家都拿出腊肉、香肠和糕粑热情款待我们,使我们即饱了口福也深感温暖。

      1969年,因全国学校“停课闹革命”,中学不招生而赋闲在家,我就常与大哥外出做些临时工,如“敲石头”、“割马草”、“刮仔姜”、“编草席”以及做建筑小工,秋收时节也到农村去拾荒,捡花生、包谷等,一是找钱贴补家用、改善生活,二是锻炼自己,练就了我们能吃苦耐劳、艰苦朴素的品格。

      1969年8月,父亲被解放,我还记得当时他带领全家在毛主席画像前深深鞠躬,衷心感谢共产党、感谢毛主席给了他第二次“生命”。我们当时还不太懂,只觉得这是个好事,值得高兴,可以扬眉吐气了。此后父亲被派到兴义地区民兵师任参谋长,带领大家抢修盘西铁路2208线(约1万人,指挥部设在盘县盘关)。父亲是个能吃苦耐劳的人,他和修建铁路的民兵们同吃同住同劳动,不论刮风下雨、天寒地冻都坚守在工地上,受凉感冒引起严重急性支气管炎也不及时治疗,还是在兴义军分区张星炳政委的强迫和安排下才到解放军第44医院住院治疗,但为时已晚,后来发展成为慢阻肺、肺心病,导致他晚年需要长时间吸氧和住院治疗,直至病逝。

      1970年春节前,舅舅要在盘县结婚,父母工作走不开,就决定我陪外婆去。那时交通条件很差,我们搭乘客车到达盘县忠义乡后,因前方的大垭口公路结冰,客车不能通行,就被迫在哪里等了3天,外婆急得不行,就通过在当地买马的河南内黄县堂兄帮忙找了一辆拉煤的车送我们。我和外婆都坐在煤堆上,车上寒风凌冽,时不时大风还将煤粉吹起,弄得满身满脸乌黑。外婆70岁了还小脚,上下车十分不便,我看着非常心痛。我们历经艰辛到达盘县舅舅家时,舅舅婚礼已经结束两天,我们非常的抱歉和遗憾。

浏览:78次

评论回复
最新来访
  • 通途
    通途
  • 老D
    老D
  • 阳河流
    阳河流
  • 牛小龙
    牛小龙
  • 海角
    海角
  • 段文余
    段文余
同乡纪念文章
同城纪念文章
人物名单
首页
检索
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