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王士文的故事之七(第二集)

王建興 发表于2022-06-29 17:02:41

                                                       第二集:抗日烽火起

                                                           七,求救无门

      1,  国军驻守诸满村,无视乡亲来求助。

       前面讲了,当天庄里一部分男人在庄后山拾柴火。

       当他们看清楚是小鬼子进庄了,众人一下子懵圈了,最先醒过神来的是士文爷凤林和庄长的大哥。俩人一边稳住山上的人别回村,原地别动。一边和几个年长的人合计对策,合计的结果是:按咱庄对付土匪的成功经验,遇上这样的情况,在庄外的人是决不能回村送死的,那样将是灭庄之灾!另一方面,得麻利地寻求援兵。求谁?

       六七年没遭土匪了,各庄哪里还有武装?几条猎枪怎和小鬼子的先进武器比试?更何况,几条猎枪今儿个都进深山打猎去呢!

      找官府求救!说书人凤林叔建议,前任庄长律家大爷点头说:眼前只这一条路。张家老爷子说:“庄长也讲过‘有国军在,我们是安全的’”。

      如何找?律家大爷说:“先去诸满找乡长”!临时自然形成的“庄户四老”,律王庄张,择路奔诸满。

      这会儿的上庄西大沟刑场,小鬼子还没开始对庄长行刑。

      这里就说找乡长的结果吧。他看着上庄来的四人,这四人都是他熟识的“长老”级别的人物。互相交谈两句,乡长就明白这是“庄户四老”来求救。几十年的乡长生涯,在他管辖的村庄里第一次出现如此求救阵容,他听着四老对庄里现状的成述,他心酸心疼。

      乡长安抚道:“这也是俺的事,俺的事”!同时也告诉庄户人,国军立马出兵马相救估计不可能,出兵是天大的事,连长团长也不能随便做主。

      庄户人听的满脸的失望和悲哀。

     乡长接着说:“咱别急,一起去找国军长官商量商量,看他有啥高见,小鬼子那铁疙瘩,只能是咱正规军懂治他们的法儿,这会儿请他们放计策,咱去干就中。”

      乡长领着庄户人找到正在喝酒的国军连长,“四老”在台阶下跪请,乡长上前作揖敬述。

      连长满脸不耐烦地斜眼看房屋的山墙,教训人的口气说:“第一,咱不会听你们的,第二咱也没有啥妙计给你们。总之,你们不懂规矩还想嚯嚯咱,能行么?”

       庄户人在门前台阶下越听越迷茫,感情咱国重兵陈边,不揍眼皮子底下来犯的外国入侵兵呀?

      乡长只得送搬救兵的四人绝望回走,他看着苦难的庄户人的背影,按着心疼,差点哭出声。

此时,同样心痛难忍,很绝望的“庄户四老”正回头看见乡长的悲,乡长的愤,乡长的痛,庄户人的感动和难受难用言语表达,不由自主地普通面对乡长跪下叩头,乡长几乎同时朝庄户人跪下叩头。

       此时,西大沟刑场,庄长已被小鬼子“凌迟”着内脏,第二次昏迷过去!

       此时,晴朗的天空已经乌云骤来,头顶上黑越越暗戳戳,天空安静无比!

      2,暴雷隆隆,乌云滚滚,天地为律三哥而悲愤!

      昏迷的庄长再被小鬼子一顿胡拉乱扯,把庄长的头朝乡邻们的趟在地上,比蛇蝎还毒的小鬼子,故意要乡亲们看庄长的头血模糊样子,口喉处插着的木棍,继续摧残恐吓乡亲们的知觉辨识能力。

      小鬼子又把庄长扯起,捆绑的双腿朝前,踩住腿,扶着捆绑双臂的木棍,又开始握住庄长口喉中的木棍,缓缓往胸腔,突然猛用力......。

       庄长“咕…呕”,再一大口鲜血喷起,雨柱似的洒落在行刑的仨小鬼子头上……。

轰隆隆,咕咚咚,打炸雷了!

       一大早的晴空万里,一锅烟前天色灰暗,这会儿已是乌云压顶,天雷滚滚!

       被机关枪押坐着的庄户人全部仰头看天,他们诉求天老爷雷劈杀人狂魔日本小鬼子,他们祈祷老天爷佑护庄长!

       小鬼子队长仰头看天,低头看庄长,他长刀一挥,鬼子汉奸迅速列队下岭子走了。

       此刻申时。

       汉奸鬼子兵,这天晴空万里艳阳高照的巳时进庄,烧杀抢掠,“凌迟”庄户人爱戴的好庄长几个时辰,天空乌云滚滚,天雷怒吼的申时离开。

       雷声响时,四老在凤林叔的大女儿家喝水抽烟。

       凤林的大女儿和女婿在汉奸鬼子围住上庄时,就在下庄西岭的大石头灌木枯枝中站岗放哨,为的是不让冒失鬼在闯回去遭祸害。守到这会儿果然看见亲爷一行四人准备回庄,就把他们接到家中抽烟喝水等汉奸鬼子撤走。

      上庄传来轰隆隆的爆炸声,凤林大女婿麻溜出门蹬岭观看,回家告诉长辈说,庄围墙全部炸毁了。

      过一会儿,炸雷咔嚓,闷雷滚滚,暴躁的雷声使得慢性子凤林叔倏地起身到屋外,他抬头看着天,凄然地诉道:“冬至打雷,坟堆堆。来年没太平日子过哟,咱庄长哟----!”

     “四老”面色戚戚然。

       炸雷滚滚,一个接一个一直轰到汉奸小鬼子们离开上庄地界。

       在小鬼子的背影完全消失的时候,雷声停了,乌云缓缓闪开。

      士奎呼哧呼哧地蹬上西南岭,却看见鬼子汉奸拖着长枪短炮的出了上庄地界往南走。

      小鬼子离开了是好事呀,但是,士奎想的是搬天兵天将来揍小鬼子呀,恶魔小鬼子祸害庄长生不了死不成,把俺庄彻底给炸毁了,就这么让他们轻飘飘地走了?

      这一幕使得小青年士奎气急伤心,伤极损肺,心肺衰,脑无力,这些心脑器官的高度紧张和骤然放松一齐冲向士奎,小青年绝望地,蹭一下遛到沟底的岩洞口,他疲惫至极地合上眼皮,昏睡了。

后山拾柴火的乡亲们看见小鬼子出了西大沟,都从隐蔽的树林里大石头背后出来,躲躲闪闪地急速回庄,下的门板往乱石岭上来。

      士文等几个半大小子和庄里几个老爷子,齐整整地跪在仰躺在地上昏迷的,口里不断流血的庄长面前,掩面哭泣!

      男人们小心翼翼地把庄长和庄长媳妇放在两幅门板上,在抬庄长媳妇时,钻在娘怀里不露脸的小妮子,紧紧地含着娘的奶,众人心酸哀叹!

      乡亲们抬着深度昏迷的庄长和昏迷未醒的庄长媳妇娘儿俩回庄回家!

      天雷,乌云,寒风!

      草木为之含悲,天地为之变色!

      3,这世上没有拯救苍生的天兵天将,自保吧!

        回到庄里的士文,第一个跑去看被炸毁的庄南围墙,整个庄围墙都被炸成残垣断臂,唯独南围墙写大字的那片围墙,被炸的粉碎粉碎,恨得士文牙齿咬的格格响,他脚下踢着碎渣子围墙土,“中国人多,日本人少”的标语从此被摧毁在屋倾墙倒的灰烟中!也从此烙进小少年王士文的脑海里。种下了深深的民族恨!

       没有上过学的士文清楚的记得,这八个大字是他人生中最先书写的字。

       庄长律三哥 和凤良家老二,用生命和鲜血祭祀着八个提人精神劲的八个大字,曾经的存在!

       士文烦啊,恨啊,毫无目标地东转转西遛遛,不知不觉走到了庄长家门口。庄长家里,自己的爷娘在此,分别在北屋和西屋照顾着姑父庄长和亲姑,三牛和大哥玉坤都还没回家,律家人多,叔叔婶子,哥哥嫂子一大群,大家伙都有条有理地烧炕烧水煎药熬粥,擦洗喂药喂粥。

       士文径直走到姑父的病榻前,浑身雪人似的姑父,士文呆呆地站在那儿,眼泪不受控制地往外飆,给庄长擦身子转身换手巾的父亲看见老二士文,他愣了一下,忽然明白了啥似的对二儿子说:“你大哥呢?俺听说你大哥和你们一起在西沟乱石岭,他人呢?你快去找找去”。

       亲爷一句话点醒了懵中人,士文回话:“嗯,俺去找大哥”转身往门外走。

       士文爷:“天黑前,一定要回庄,快去吧。”士文在门外答应着。

       士文不加思索地往下庄走去,边走边回想今天在西沟乱石岭上的经过,他判断大哥趁乱溜下西大沟,指定是为了喊人来救庄长。

       大难临头,14岁的小青年士奎和11岁的少年士文无需商议,想到的求生之路都是寻求帮助,区别是找谁帮助而已。

士文按照自己的判断,他连跑带蹦的跑到下庄大姐家。大姐夫听妻弟说找大哥,不容说完就立马和媳妇商量说:“走,俺仨一起先去西大沟岩洞找,若没有,俺和二兄弟去诸满王家找找”。

       仨人下西大沟就开始大声说话,还没来到岩洞口,就看见士奎睡眼惺忪的眼睛朝他们走来。姐弟四人一阵狂喜,瞬间悲怜泪奔!

       姐弟四人一边往下庄姐夫家走一遍拉呱。

       士奎说:“俺估摸着只有请诸满的国军,他们就是天兵天将。俺走到这里,就看见狗日的小鬼子离开俺庄了,咱没劲,就睡着了”。

       大姐说:“俺爷和律家大爷他们四个人在后山看见小鬼子捆绑姑父,他们就火急火燎去诸满找乡长帮忙搬救兵呢,搬不动,乡长也哭了,就是搬不动。”

       士文讲,乡邻们把昏迷的浑身血人的庄长抬回家了,俺爷在姑父床前,俺娘在咱姑床前,都昏迷不醒。

哥俩吃着大姐端上的煎饼和汤,大姐夫抽着烟,及其悲哀地说:“咱兄弟啊,记住,当今天下没有天兵天将!自己救自己吧。”

哥俩回到庄里,已近酉时中,天已经黑定。

       那一天不在村里的人和后山放的羊幸免了这一劫。

浏览:1221次

评论回复
  • 王建興

    2024-05-20 王建興

    国军驻守诸满村,无视相亲来求救。(这标题应保留)

  • 王建興

    2023-08-18 王建興

    见死不救,这样的事,你有一千个理由都不能说服一个人。

  • 王建興

    2022-06-29 王建興

    刻骨铭心的痛。

首页
检索
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