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王士文的故事之十(第二集)

王建興 发表于2023-06-14 08:58:42

                                                     第二集:抗日烽火起

                                                    十,护庄请八路,不约而同

          一),最难活的1938年

1,人民遭受外族侵略苦,兵荒马乱,人祸泛滥!

1938年上庄人的日子只有八个字来形容:民不聊生  人间地狱

 当年,上庄被小鬼子屠戮是在年前,年后天天都能听到小鬼子对咱村庄,城市的“三光”扫荡,比上庄人的凄惨遭遇有过之而无不及。

   1938年,山坡上没有了牛羊的踪影,放牧为生的小少年们断了煎饼供给。

   那一年,庄里有三四岁以上的小妮子,全部托亲拜友给妮子找婆家③,亲家双方约定好:小鬼子进庄之前,谁家的媳妇谁领走,是否逃得过人祸,这就是小妮子的命了,娘家人担不起责啊也不追婆家责!

   那一年,每天傍晚老爷子们聚集在老石屋下,没心思唱曲说书,只听听小鬼子离咱费县有多远。他们的传统念想是,县衙在,庄就在,庄在人在共克时艰!

  老爷子们一锅闷烟抽完,各回各家,为的是避免被端着长枪的“黄狗子”“黑狗子”撞见,挨揍挨打。

  那一年的盗贼,背一只猎枪就敢打家劫舍,喊着叫着支援抗日。问他是哪一路军?在哪里打小鬼子?问就挨打。

  那一年上庄人更要连带遭受“跑反”难民之苦,进山之路必过上庄,来讨水的讨粥的络绎不绝。更要命的是,跑反人的尸体在路边顺山堆,虽说在岭外,腐烂臭瘟疫毒,山岭是挡不住的。

 在临沂炮火声越来越大,东西两岭“跑反”的有难民有军队,小鬼子飞机日日在咱头顶上盘旋飞进山林飞出山顶时,过兵如过灾!上庄人也开始“跑反”。

为抗日牺牲的庄长他爷律老爷子“跑反”时,特意绕道到庄长妻弟凤林叔的宅院前,对凤林叔说:“风声不好时,领着庄人快点躲,躲在山山上干巴地儿,没人去的地夫,得早去,去晚了怕没地儿了”。

上庄人听老庄长的话,躲在这里,夜晚男人可以下山刨地,女人可以回家烧开水做吃的挑上山。

从此时起,这个一溜干巴山,是上庄人独有的“跑反”躲藏空间。

2,麦收遭抢,虎口夺食。

人有地躲着了,种地呢?收割呢?夏收就是被带枪的胡子拉擦的几拨盗匪给抢光了。

凤林叔家,水浇地少,全家上阵一个夜晚能收割完。就是在收割的后半夜,一伙强盗神不知鬼不觉的从西岭死人堆上爬过来放抢,他们拿着枪还有独轮车大麻线袋。

这是全家人的救命粮啊,士文娘一双小脚歪歪扭扭抱着麦捆子又哭又求,士文爷可着劲地喊“官爷,官爷,抽口烟吧”。就这样锅把烟的闹腾时间,第二天清晨,一家人在地里捡麦穗,士文娘说:“孩儿们,这点麦够咱家过年吃顿饺子的,咱留着啊。”

每家每户都是一样的遭遇,差不离的自救招数。

3,秋收冬播请八路军帮助,八路军卖力干活,连水都不喝一口,干脆利索地不叨扰百姓。

到秋收冬播时,庄大哥和玉坤大哥一商议,哥俩进山请八路帮忙,八路军都是小青年,但是很给穷人面。他们夜间二更天来,东西岭上放哨打埋伏的,地里干活的,每家每户帮忙当助手的,井井有条,一夜干完!

上庄人那个爽啊,那个感恩不尽啊,代代相传共产党的军队好!

      二),护庄请八路。

     1,1938年大寒节前几天,小鬼子终于攻占了费县城(注:1938年3月,10月,12月多次多个线路进攻费县未果)。

消息传到上庄,心心念念“费县在俺庄在”的上庄老爷子们,他们心如刀绞,茫然无措!

这坏消息很快传遍全庄,男孩们,男人们陆陆续续聚集到老石屋下。

老石屋下静悄悄。

此后,小鬼子的飞机和骑兵又开始隔三岔五地白天进山追杀,傍晚出山。

2,玉坤担心鬼子汉奸再进庄。

玉坤大哥在秋收后刚舒坦一点儿的肌肉,现在,被天上的飞机,两岭上的行军队伍搅合的浑身紧张,他预感鬼子汉奸离咱庄很近,以后会赖在咱庄。每想到这里,他头发麻,腿抽筋。

他呆在地头看白花花的“棉被里”小麦睡的好舒坦。立马又着急开把年的春播夏收咋办想不到出路他腿就抽筋。

快过小年的时候玉坤为明年的收成咋收到手,急的受不了。那一天,他急吼吼地去找庄哥商议他说:“这开年就要春播了再不能偷偷摸摸播种吧?那样只能播种眼前这一溜地,撂荒大片山地,继续那样会饿死人的呢?

玉坤大哥话出口,就知道庄哥也在着急,这哥俩思来想去抽了几锅旱烟也没好

3,俩大哥商议,请八路护庄是唯一办法。

这一天,哥对玉坤大哥说:“俺知道,各庄都在排着队找八路军帮忙呢,正想和你说说咱庄咋办?

玉坤惊喜地说:外庄都去排队咱更应该去排队啦。现在穷庄多的厉害,只有八路军愿帮穷人,穷人只有这一条路可走,那可不就排队挤着走呗。起,咱俩这就去找八路”。急性子玉坤说干就干,庄大哥连连点头。

玉坤大哥趁热打铁地说:“这就走,晌午饭过就能进你表哥的庄,咱见着八路多说说话,天黑前咱俩能回庄,多好”。

哥俩信心满满地出门往北翻山而去。

这一天是一九三九年二月日,农历腊月十九,立春后的第二天。

4不约而同

一路好顺畅,老地儿老人家,庄哥家的亲戚依然那么热情。庄哥说明来

意,亲戚说:“真巧了,魏长昨儿个还告诉,若是你俩来,领你们直接去见他就对。嘿嘿,这说曹操,曹操就到,魏连长真神。

玉坤愣着问:“魏连长?谁?”

庄哥亲戚笑着回:“上次说有任务,没能随战士们同去帮秋收的哪一位长脸学生八路。

三个人相互看着笑,俩大哥笑的好骄傲八路军连长都知道俺,能不傲娇?!。

庄大哥和亲戚边走边唠嗑,玉坤在后面自言自语“今儿个来的值,来的忒值”!翻过岭子下去,就来到魏长住的那个农家院,律大哥看见屋里的魏八路,口里喊着“魏连长,在啊,正好”。随其后,亲戚转身家走了。

魏连长给他俩端碗热水,坐下就开聊。开门见山地说“小鬼子把临淄公路打通了,公路沿途的主要村镇占领了,现在要在咱诸满村修建‘红部’了。

俩大哥不懂地问“红部?,是啥?”

“红部是一个大型的设置重枪重炮的炮楼,他管着周边数个炮楼,炮楼是小鬼子的最低的一级军事建制,是一级管理单位,也就是一级政权,一级建筑形式红部是小鬼子统治中国基层的组织形式。比和咱的乡府管的地盘要大些,八路军得到的情报,诸满红部要建四层楼的大楼房,平顶上架设小钢炮和探照灯,墙壁坚固到子弹打不进。到时候,咱的西岭小龙山脊,狼窝口都在他的探照灯照射和小钢炮的射击范围内,探照灯像个小太阳,亮着呢,配他们的望远镜,树叶都能看的很清晰。地下二三层是刑房和牢房,你俩想想牢房关谁的吧?刑房是对谁行刑吧?

俩青年已经气的汗毛要竖起来了。

魏八路继续说:“一开始小鬼子会派一个连或更多的小鬼子来此驻守镇压周边的村庄。眼下,诸满鬼子已经开始召集汉奸卖国贼,什么维持会等,在诸满建立中国人的行政组织,支持小鬼子的统治和实施武装镇压及经济掠夺

魏八路见玉坤脸色涨得通红,他知道这是恨小鬼子而憋得。

换个轻松的语调说:“咱上庄和诸满村是地连地的邻居,对不?”青年听到这话,脸颊肌肉缓解松弛很多,他们点头答“是的”。

三个人聊得投机又是老朋友,越越嗨。

玉坤的问题多,他百问千问归总就是一问,怎样才能把小鬼子打回东洋他自己的家!

玉坤那劲头就是,若能讨得一锦郎妙计,俺律玉坤自己个就是活“武松”,三拳头就能把日本小鬼子打趴下,咱就给亲爷报了仇,咱就不枉活在人世!

哎,可怜的庄长长子律玉坤啊,弑父之仇,丧父之痛在心底越积越深!

魏连长很理解玉坤积在心底里的杀父之仇,他安抚着玉坤的情绪说:“日本小鬼子入侵咱中原到眼下已有三个年头,因为咱中国军队英勇顽强的抵抗,拖住了小鬼子的侵略进度,粉碎了他们叫嚣的三个月占领全中国的狂妄。终因敌强我弱,一时半会儿打不走小鬼子,这小鬼子杀人狂魔,你们知道日本小鬼子“血洗临沂城”,听说才过去的“南京大屠杀”么?

律大哥压住悲愤回应:“血洗临沂”咱知道,咱临沂的亲戚们都被杀没了还有咱后山一个小庄,夏天也被小鬼子屠了,犹如传说中的‘五胡乱华’那样的辱凌妇女,孕妇也不放过。还刺刀剖腹杀死孕妇及胎儿俩孕妇俩孩啊,还烧烤女人的心脏喝酒,都是在现场啊,折腾一整天。惨绝人寰,惨绝人寰玉坤大哥说的怒目圆瞪,差点儿要蹦起来。

庄大哥气无力地点头认可说的是真事。并补充说:“也是汉奸带的路,更可恶的是,汉奸提前几天,把庄里老少和男人都哄骗出庄,那一天只留下年青的女人,不放过孕妇,好要刺杀肚子里的孩子!”庄大哥气的骂娘,玉坤大哥气的站起来,头发也竖起来了。

魏八路把烟丝递给过去,很严肃地说:“日本侵略军就是来灭咱中国人种的,杀人占地。敌强我弱,咱怎么办”庄,律俩大哥情绪稍稍回转,但回答不出来,眼睛直直地看着魏八路。玉坤大哥眼睛再说“你千万别说敌强我弱,咱强了再说打”

“俩大哥,咱有办法,是共产党毛主席有办法赶走日本小鬼子,办法都写在

《论持久战》里,毛主席写的。八路像教书先生似的温和认真地说着。求知欲强喜读兵书的玉坤大哥抢着问:“毛主席?毛主席写的专打小鬼子的《兵书》”?玉坤大哥这会儿渴求真知的欲望,坦诚地从眼神里流漏出来。

魏八路回答:“是的,是毛主席写的《兵书》”。按照党中央毛主席的指示精神,八路军准备在咱庄建民兵,八路军和你们一起打汉奸鬼子兵!”

俩大哥激动的异口同声的大声说:“俺庄建民兵?忒好了,咱报名当民兵”。

玉坤突然不解地问:“民兵是啥兵?”

魏连长站起,拿起桌子上的烟丝袋递给坐在靠自己近的玉坤,玉坤接过礼让给庄哥。

魏八路“毛主席说:‘抗日战争,中国人民必胜’!‘兵民乃胜利之本’”。魏八路对庄律俩大哥解说着毛主席的这段语录,心有灵犀的玉坤大坤瞬间开窍似的比划着说:“您是兵,俺是民,和俺一样的民组织起来扛枪和您们一起打小鬼子!”

魏八路向玉坤大哥伸出大拇指。“忒好啦,忒好啦”玉坤大哥激动地拍着庄大哥的肩膀喊叫。

   魏八路说:“咱准备呀,驻你们庄去,和你们一起近距离跟小鬼子周旋,不能让小鬼子像欺负你爷那样继续肆无忌惮地欺负咱庄,你俩看,怎样?”魏连长诚恳地看着玉坤和庄哥说。

玉坤急吼吼地问:“驻多少兵?哎哎,没事,木事,不管驻多少兵,俺都有办法让他们住好吃好。您就驻俺家,俺家上院给您住

庄大哥也抢着说:“住的地儿多,来多少部队都能住下,您带着兵就住俺家很方便的”。

魏八路看着他俩如此高兴,满心欢喜地说:“住俩人,俺和另一个干部。啥士兵?你们就是士兵呀,全庄人都是士兵呀,有你们就足够,还带啥士兵?玉坤大哥刚才不是很懂毛主席的话么,你说我是兵,你是民兵的么?玉坤大哥羞涩地摸把脸说:“俺还没转过弯来呢”?

哥俩被这么大的好事,激动的有点懵。庄哥脑子灵,他看着魏连长把自己来的实话道出来:“咱俩就是来请您们的呢。”

魏八路好像早知道似的,笑眯眯地看着哥俩。

玉坤还在兴奋中,不停歇地重复说:“俺庄天降福报,天降福报!”

门外一声“老魏”,冲断了俩大哥的话。 进来一扎着绑腿,穿着整齐的学生模样的青年,魏连长回声“老李,来!这是上庄的俩大哥。咱讨论去上庄和他们聊的事,这就成了

   接着魏连长对哥俩说“从今后,是魏八路,这位是李八路,以后呀,你们见得八路多了,喊长脸八路圆脸八路老王老张都中,可不能喊啥排长连长的啊,怪生分的记住,咱们军民是一家人啊。”哥俩好实诚的点头“知道了”

玉坤大哥高兴的了不地兄长似的急说:“咱这就家走吧。

李八路说:“走,上厨房,吃了煎饼再一起回庄”。

魏八路看着律庄俩大哥怪不好意思样,他说:“一家人啊,咋啦?” 哥俩猛然醒神,跟着李八路去西屋厨房。

吃了煎饼,喝了瓜干果子碎汤,玉坤说:咱家吧。

魏八路应声说:点走,能赶上看庄里‘唱大戏’开场呢!”说完,俩人进屋,眨个眼换上庄户人的观音土柔色的浅灰粗布紧身衣库,白粗布绑腿,麻绳编的满耳草鞋,出门时把灰色的军帽放进外衣左上面的口袋里,魏八路背的是“三八大盖”,李八路背的是汉阳造,那种威武把玉坤羡慕得了不滴!

庄户人日思夜想着请抗日的八路军来帮助护庄,八路军正周密策划着如何发动全体中国人共同抗日。

浏览:769次

评论回复
  • 王建興

    2023-06-20 王建興

    这开年就要春播了,再不能偷偷摸摸播种吧?那样只能播种眼前这一溜地,撂荒大片山地,再继续那样会饿死人的呢?

首页
检索
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