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的故事》六),庄围墙上的抗日标语

王建興 发表于2022-06-28 08:04:30

“平型关大捷”打破小鬼子“不可战胜”神话。

庄长领士文,在庄围墙上写大字(刷抗日标语)。


中秋月圆国破碎,幽幽月光照忧愁

老石屋下闲聚的人多半都是“当家的”,他们都是来听律庄长讲前线战事的。只要听见中国军人在前线抵抗小鬼子,这些当家人就感觉,上盐店庄是安全的。

放牛娃们唱的“抗日歌”,也给庄户人心里几分慰藉。他们互相慰藉说:“咱国有政府,咱国有军队,能让他们抢占咱的地儿?”

 

中秋后的一天夜晚,庄长在老石屋,讲了一个前线传来的,打小鬼子的特大喜讯“平型关大捷”!

庄长气宇轩昂地说:“中国抗日正面战场,“平型关大捷”是首次大胜,首次一仗打死日本小鬼子千余人,首次缴获大量的日本先进武器。首次打破日本小鬼“不可战胜”的神话!

庄长一口气四个“首次”,极大地振奋了庄户人的生活信心。庄家老爷子松一口气说:“好好播麦吧,小鬼子来不了俺庄了。”众爷儿们信心满满地点头赞同。

庄长见大伙儿连日来紧张的心情得到缓解,也长舒一口气,抽一口旱烟,郑重地说“老少爷儿们可别忘了土匪,护好种子,别让土匪给抢了”。

凤林叔接话道:“兵荒马乱,土匪当道,古今一个样儿。防着点。把麦播种好。”

 

寒露时节麦播忙,家家户户没闲人。

庄稼汉每年最忙的时候是播种和收割。人误地一时,地误人一年。这种代价没人背的起,所以这两个季节,家里男女老少齐上阵,家家户户没闲人。

二牛士文这里,壮牛在耙地起垄,交给士文的只有两只小牛仔,主人家清早送来,晌午头接回。这下半天里,士文就领着三弟,給刚播下种子的地垄上浇水,士文挑水,三弟帮忙一起浇水,干巴地离水井远,俩小孩顶一个大人用。

凤林家地少种子也少,不几天就播种好了。这一天早起的士文(放牛养成的早起习惯),刚站到北屋门口,就听见父亲爷说道:“去你姑家,姑父要你去的。”

姑父喜欢妻侄士文,常常夸赞士文脑子灵,心地善良,干活利索,待人实诚.....。反正,只要说到士文,那净是好话。所以,士文也特别的喜欢姑父。

是姑父喊自己去,乐呵的士文,一蹦三跳地往姑家跑去。

 

进姑家院子,士文见姑父正在独轮车上绑猪食桶,姑父抬头看见士文,招呼士文过来说:“你推着这车,去下盐店你姐家,把他家粉墙的白灰铲两铲子,放这桶里,推回来就是。”姑父说着,把手伸进桶里比划着告诉士文“到这里就中,别铲多了。”

士文二话没说,扶起车把,推着就走。到院子门口,士文停步扭头问姑父,“俺姐家没白灰呀”?

姑父回他说“有,昨个夜晚拉回家的”。

士文笑呵呵地扭头推车,快如飞似的往下盐店跑去。

下盐店,士文姐夫听妻弟说明原委,边开玩笑滴说:“你们庄长狗鼻子啊,看我这白灰还在框里没卸下来呢,他就知道了”两兄弟相视一笑。

士文姐夫拎起白灰框往桶沿上一放,士文急忙拦住姐夫的臂膀说:“俺只要两铲”,并学着庄长比划的高度。

士文姐夫满脸不解地问:“那么少?干么用?忒少了吧?”?士文忙的点头摇头。把姐夫给逗得笑哈哈。

 

转回到姑父家,姑父正在整高粱刷子,像扫帚样的。

姑父表扬妻侄士文道:“你是跑步的吧,这么快。”士文点点头。

姑父起身说:“来,吃了再干活,看你姑做的啥好吃的。 ”

混合面煎饼,瓜干花生碎汤。

这真是好生活,士文看着亲姑咧嘴笑。并问道:“咱三表弟呢?喊他来一起吃啊。”

“跟你大表哥去地里去帮忙了,你吃吧,饿不着他”。亲姑边说边喊着北屋炕上的小妮子别动别摔着,娘过来了。

爷儿俩吃着,喝着,说着。

姑父说“俺俩今天在庄围墙上写大字,写学生教你唱的歌里面的字”。

士文一听好来劲,赶紧把碗里的汤喝净。

姑父在独轮车上放好长木梯,装着白灰的桶,再加一只小桶,二把草刷。士文推着车,姑父挑着两桶水,往南大门而去。

 

在村的外围墙上刷写大字,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丈八高的围墙啊。

庄长搭着长梯,拿着草刷,士文提着小白石灰桶,出南门。庄长调好白灰水,再架梯子,先用木棍在墙上画了框框,八个框框,架八次梯子。画完框框,再下来远走几十步看看平衡,调试平衡。再在每个框框里写字,写之前还要先画横着的线条,再来写字。爷儿俩在梯子上上上下下忙活了到太阳快落山,一笔一画地写完八个大字,然后又很满意地自我欣赏一番后,他开始大声地教士文认识和读这八个大字:

“中国人多,日本人少!”。

庄长律怀振低沉宽厚的男低音,诵着这八个求生存的挣扎字眼,声音打在小龙山,嗡嗡回音传回庄,传到这八个大字的南围墙上。

这是姑父第一次教士文认字,士文很虔诚地学着姑父的声音读着这八个大字,边读边记。

庄长见士文记住了,很满意的问士文,你知道咱中国军队打了个大胜仗么?首个大胜仗,打死很多小鬼子兵!

士文摇摇头,又仿佛知道是的反问:“是八路军打的大胜仗?”

庄长欣赏地说:“你知道?咱在老石屋讲过,管他几路军,中国军人能打赢日本军,这就足够!”

士文一边觉得姑父说的有理儿,一边又觉得这么大的好事,学生咋不告诉我呢?

士文哪里能懂,学生来山坡宣传八路军真抗日,过后十来天八路军打的这场大胜仗。打仗前,能打赢这一仗,学生也不知道呀。

庄长还在兴奋劲上,他又教士文写这八个大字,士文一笔一划学着写,写了三遍,写的流利了,他仰头对姑父说:俺还认识“小日本滚回东洋!”

姑父兴奋地问:“学生教你的?”士文点头。姑父再拈起小石快在地上写着“小日本滚回东洋!”

士文大声地诵读着,在地上写着这两条抗日口号!

 

当天晚上庄里的男人们都聚在这南围墙外, 对着这八个大字拉呱,庄户人都觉得这八个大字说的在理,这字里的道道服人顺气。俺中国人多,两个或十个人拼他一个小鬼子行吧,还不能把小鬼子撵走?也不至于让小鬼子在咱家里,把咱中国人不当人的祸害!

第二天,乡长从诸满来上盐店巡庄,在村外面对着“中国人多,日本人”这八个字对律庄长说:你庄地势高,这字写得大,耀眼!远近十里八乡都能看见,这事儿做的好!

村看村,户看户,老百姓看的是干部。这种来自官衙上司的首肯和鼓励,中国的老百姓向来是看得很重的。识文断字的村长,在那山河破碎、国难当头时,更是翘首盼望来自上司,来自官府的对保家护院、保家卫国的鼓励和支持。

那时,上盐店庄又厚又高的黄黏土夯筑的围墙上,出现白石灰刷的很大的白色的字“中国人多,日本人少”!大字面临围墙南面,站在古城里和诸满都能看见这八个大字,黄底白字,很耀眼,很威风

 

入冬后,小鬼子5天打下德县,接着直接占据济阳。消息传到上盐店庄,人们顿时感觉到了绝望!无论咱有多少人也抵不过小鬼子的飞机、大炮和坦克。有传说飞机邪乎着呢,一开动就可能炸死成千上万的人。

接着,国军大部队驻扎薛庄,诸满,山前山后都驻满了各路正牌中国军队。

上盐店人看着自己住的大山里,满满当当地驻着咱中国的正派军队,从心底里泛涌起几多安全感来。爱说书的凤林叔吹牛说:“俺说过,咱这地夫穷,小鬼子不稀罕来。”

老石屋下,庄长讲:“有国军住在咱薛庄,诸满,我们是安全的。”

上盐店人很信庄长的判断,尽管外面天天都有国土沦丧,生灵涂炭的噩耗传来,也没有影响庄户人安心睡觉。


浏览:100次

评论回复
  • 王建興

    2022-06-28 王建興

    那时,上盐店庄又厚又高的黄黏土夯筑的围墙上,出现白石灰刷的很大的白色的字“中国人多,日本人少”!大字面临围墙南面,站在古城里和诸满都能看见这八个大字,黄底白字,很耀眼,很威风!

首页
检索
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