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王士文的故事之四(第二集)抗日烽火起

王建興 发表于2022-06-28 08:04:30

                                        第二集:抗日烽火起

                                    四,庄围墙上写抗日大字

病房里:(2007年)

       我问父亲:您说庄里多数人几乎几辈子都没上过费县城,那么,怎有见识

打小鬼子?又怎知道参加八路军?

     咱相信万事皆有源,所以  满惑疑问地问父亲。

     父亲很不解地看着我说:打小鬼子不是见识问题,是小鬼子对咱灭种灭庄逼得!

     你看,37年冬扫荡俺庄,灭咱庄长。38年春灭咱东岭外一个小庄,就是烧杀奸淫那种灭法呀。临沂城,咱费县,每日每夜都有小鬼子灭户追杀的消息传来,那时咱们不懂“临沂保卫战”,魏八路他们进庄后,咱们才懂。

      那二年,俺庄东西两条岭进蒙山的路,见天都是往北跑反的人群,惨死的老弱病残倒在路边树林里,野狼野狗整天呜呜叫着,啃食死人,没法说那种惨。俺庄人生活必须要进山,都是十个八个一群,人少了连小龙山顶都不敢去。还有更多,都是咱经历的看见的。

      小鬼子呀,你抵抗他,他灭你,你不抵抗他,他也要灭你,咋怎?!

      当年小鬼子来灭庄灭种,只有共产党八路军主动到咱们身边来帮咱呢,八路军帮完就走,连水都不喝一口。你说接下来咱们活不了,不去找八路找谁?是扛枪的你就找,人家不帮你啊。这一点俺庄老人们,还有俺玉坤大哥庄大哥和你大爷他们都懂,他们都明白。

咱老百姓啊,就信自己的亲眼所见,亲身经历,说得好听不管!

     ……。   

        1,小鬼子侵略咱的暴行,日日更新,传进封闭的小山村。

        1937年,7.7事变后,日本小鬼子打咱国人占咱地儿的消息日日更新

        这以后,老石屋下闲聚的“当家人”隔三岔五都要听庄长律家三哥讲故事。他讲的是倭寇,东洋小鬼子,小日本,故事发生地的那些地儿,烧杀抢掠如何之惨。

         大家听的都很生气,很愤慨很郁闷。反复地重复焦虑:“鸠占雀窝,雀就没了活路,这还了得”?!

         庄户人还没看见就为什么又气又急呢?因为,这个日本小鬼子就是过去的“倭寇”,倭寇对咱从不消停,犯下的罪行罄竹难书,代代相传,都记得!

      2,放牛娃初见着洋装的学生(城里的学生着民国青年装)

      士文这一群小孩们听不懂,所以就不听,自顾自的玩耍,睡觉,早起,放牛羊,打麻雀抓蚂蚱,烧着吃,烤着吃,比弹弓比摔跤,玩不腻,疯不够。

      这一日,放牛娃们一边唱着“七月炎炎似火烧,牛羊要吃露水草……”,一边赶着牛羊去今天的新草场。

      二牛士文和三牛玉堂大清早赶着牛羊去后山底东北片草场,士文叮嘱大黄牛,今天晌午歇热的地儿是草场坡上的飞鸟石坡下东岭内侧一片草地。

     大黄低头啃食着露水草,尾巴欢快的摆着,士文知道大黄喜欢那地儿。                                                  

     有“大黄”接手放牧的“工作”,急不可耐的三牛玉堂,把别在腰间的草编蚂蚱龙拎起,对着士文晃晃,士文一大步跨过来,说声“上去”,俩“牛”一起到小路上面的陡坡地山褶子阴凉处找蚂蚱。嗨,这里的蚂蚱大把抓,真多。一小会儿蚂蚱笼子装满了,俩“牛”下到路边找一块干净的石头片打火烧干树枝烤蚂蚱吃。

      机灵鬼三牛吃着烤蚂蚱,突然站起来,竖起耳朵听,口里说:“来人了”。士文二话没说,一把抓住三牛,两步登上小路上面的大石墩后面躲起来。这是放牛娃们的防卫小招,若来人不善掠牛羊,一口哨,十几个放牛娃一起回应,个个手握弹弓各就各位,啥恶人看这阵仗也不敢造次。

     若纯属路人,大路朝天各走半边。

     这会儿俩“牛”在大石头后北边杂草丛里盯着小路南边来的动静,手里紧紧攥着弹弓,兜里装满了石头子。

     从南面上坡拐弯,走上平缓小路的俩青年,学生装,好斯文样。他俩看了看这片山,没言语,就直接到烤蚂蚱的那块石片旁,捡起两只剩下的蚂蚱丢进嘴里,接着又说笑道如何再逮几只解解馋。

     士文看到这里心想,这里成你们的家了?再仔细地瞅着他们,没坏人样呢。士文没吹口哨,学了声黄雀叫,乘俩青年不注意时,蹭出自己的掩体。一耍弹弓打掉两青年头顶上的松树果。

     俩青年同时扭过头看着士文,齐声说:神枪手,好牛!他们说着话并没有起身的打算,接着,其中一个长脸青年指着士文他们藏身的大石头说,这个石头下应该有很多蚂蚱。

      这种应景儿,基本上打消了俩“牛”对他们的疑虑,三牛举起自己的蚂蚱笼子说,来,把这个吃完再去抓。

四个人一起烤蚂蚱吃。老二小五他们几个听见声也围过来,拿出他们抓的蚂蚱,再支一个石头片,烤蚂蚱的香味顿时弥漫在整个山洼。

      俩小伙一边吃还一边击打着石头说起快书。

长脸青年唱到:

噹里格噹,噹里格噹,

闲言碎语不要讲,

咱表一表蒙山深处这放牛郎

放牛郎,放牛郎,

揣着弹弓把牛放。

方脸青年打趣道:看你能的,给牛羊吃弹弓么?

长脸青年接话道:弹弓嘣给小鬼子吃.......。

俩青年夸了士文神枪手,夸了牛羊养得壮,夸了三牛懂待客之礼等等,都夸了一遍。

     俩学生话音落,三牛玉堂好正经地问道:“小鬼子?是那个叫倭寇的叫小日本的小鬼子么?”老石屋下的唱词都记在孩子们心里,听见啥事,顺口对号说出口。

     俩青年看着三牛的眼睛更亮,长脸青年点头说“是的,你说得对,倭寇,小鬼子都是东洋日本国里坏家伙,他们来抢占咱的庄,杀咱庄里的人”。

     方脸青年问:“你叫什么名字?你懂的真多”。

     三牛玉堂羞涩地说:“俺叫律玉堂”。

      二牛士文看着三牛的表扬,笑眯眯看着,送他大拇指。

      俩青年趁热打铁,用最简洁明了的话语宣讲了小日本,小鬼子侵略咱国,在城市在村庄烧杀抢掠等罪行。中国人人有责保卫自己的家乡等等。

      放牛娃们个个听得入神,听的双拳紧握,听的气愤填膺!

      俩青年起身准备离开这里,士文客气地问道“你们贵姓?住哪里?”

      方脸青年看着士文回话说:“咱南边过来的,来你们这后山走亲戚。看你有十岁么?好大的个头,俊小伙”。

      士文得了表扬,心里舒坦,脸却红的像关公。

      放牛娃们齐刷刷站起,满脸的欢喜满眼的羡慕,放牛娃们齐刷刷痴目相送俩青年往后山走去。

      平时只在老石屋听故事时知道,城里的读书青年现在时髦穿藏青洋布学生服,都是机器扎的②,穿在身上平整挺拔,咱那面汤浆的粗布衣服也平展,不光滑呀,放在一起天差地别,穿上洋布更显儒雅轩昂。

     今天在荒野的放牛山上见到传说中的真学生,他们的一举一动刷新了放牛娃们出生以来最美的见识,他们唱的歌,他们讲的故事,英俊青年是这模样啊,放牛娃们对俩学生敬慕不已!

     俩学生背影过后山了,石磨家小五突然冒一句“学生比咱集上算命先生读的书多。”

      士文横小五一眼怼道“啥眼神,拿土瘪和天兵天将比?能比么?”③

     三牛向二牛表哥投来赞许的眼神。

     今天,这两路小青年的相识,看起来是误打误撞,却不知从此影响和改变了放牛娃们一生的命运。

      从这一天起,夜晚的老石屋下,士文三牛几个放牛娃一天不拉地来听庄长讲打小鬼子的故事。

      从这以后,俩青年一月俩月的必来山上和放牛娃们一切玩耍,给他们讲小鬼子的恶行,讲八路军打小鬼子的故事,教放牛娃们唱抗日的歌曲。

     从这以后,士文就是教唱抗日歌曲的第二老师,因为士文只唱一遍就记住词记住调。

     俩青年对士文说:“你把咱教唱的歌,再教会所有的和你们般大的伙伴们唱,你就是教唱歌的团长啊,俺下一次来会点名考考的。”

     三牛士文知道自己受到学生的重用,面颊顿时红彤彤,规规矩矩地点头应诺。


3,庄围墙上写抗日大字

      中秋节那一天,早起的士文(放牛养成的早起习惯),刚站到北屋门口,就听见父亲说道:“去你姑家,姑父要你去的。今儿个的羊群俺管。”

       姑父喜欢妻侄士文,常常夸赞士文脑子灵,心地善良,干活利索,待人实诚.....。反正,只要说到士文,那净是好话。所以,士文也特别的喜欢姑父。

       随着年龄长大,士文潜意识里添加了必须要让姑父喜欢咱的想法,士文的逻辑:姑父喜欢咱就说明咱能干,咱能干了就给俺亲姑撑腰了,亲姑高兴了,咱全家都高兴了,特别是咱娘最高兴。

      今天是姑父喊自己去,乐呵的士文,一蹦三跳地往亲姑家跑去。

      进姑家院子,士文见姑父正在独轮车上绑猪食桶,姑父抬头看见士文,招呼士文过来,姑父说:“你推着这车,去下庄你姐家,把他家粉墙的白灰铲两铲子,放这桶里,推回来就是。”姑父说着,把手伸进桶里比划着告诉士文“到这里就中,别铲多了。”

       士文二话没说,扶起车把,推着就走。到院子门口,士文停步扭头问姑父,“俺姐家没白灰呀”?

姑父回他说“有,昨个夜晚拉回家的”。士文笑呵呵地扭头推车,快如飞似的往下庄跑去。

      下庄,士文姐夫听妻弟说明原委,边开玩笑滴说:“你们庄长狗鼻子啊,看我这白灰还在框里没卸下来呢,他就知道了”两兄弟相视一笑。

      士文姑父和下庄的姐夫是本家的叔侄关系,他俩之间的事,没士文插言的份儿。

      士文姐夫拎起白灰框往桶沿上一放,士文急忙拦住姐夫的臂膀说:“姑父说,俺只要两铲”,并学着庄长比划的高度。

     士文姐夫满脸不解地问:“那么少?干么用?忒少了吧?”?士文忙的点头摇头。把姐夫给逗得笑哈哈。

转回到姑父家,姑父正在整高粱刷子,像扫帚样的。姑父表扬妻侄士文道:“你是跑步的吧,这么快。”士文点点头。

姑父起身说:“来,吃了再干活,看你姑做的啥好吃的,这混合面煎饼,瓜干花生碎汤”。

      这真是好生活,士文看着亲姑咧嘴笑。并问道:“咱三表弟呢?喊他来一起吃啊。”

    “跟你大表哥去地里去帮忙了,你吃吧,饿不着他”。亲姑边说边喊着北屋炕上的小妮子别动别摔着,娘过来了。

爷儿俩俩吃着,喝着,说着。

      姑父说“俺俩今天在庄围墙上写大字,写你唱的歌里面的字”。

     士文一听好来劲,赶紧把碗里的汤喝净。

     姑父在独轮车上放好长木梯,装着白灰的桶,再加一只小桶,二把草刷。士文推着车,姑父挑着两桶水,往南大门而去。

在村的外围墙上刷写大字,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丈八高的围墙啊。

     庄长搭着长梯,拿着草刷,士文提着小白石灰桶,出南门。庄长调好白灰水,再架梯子,先用木棍在墙上画了框框,八个框框,架八次梯子。画完框框,再下来远走几十步看看平衡,调试平衡。再在每个框框里写字,写之前还要先画横竖线条,再来写字。爷儿俩在梯子上上上下下忙活了到太阳快落山,一笔一画地写完八个大字,然后又很满意地自我欣赏一番后,他开始大声地教士文认识和读这八个大字:

     “中国人多,日本人少!”

       庄长律怀振低沉宽厚的男低音,诵着这八个求生存的挣扎字眼,声音打在小龙山,嗡嗡回音传回庄,传到这八个大字的南围墙上。

       这是姑父第一次教士文认字,士文很虔诚地学着姑父的声音读着这八个大字,边读边记。

        庄长见士文记住了,很满意的问士文,你知道咱中国军队在打日本鬼子侵略军么?

        士文摇摇头,又仿佛知道是的反问:“是八路军在打么?”

        庄长欣赏地说:“你知道?牛!哎,咱在老石屋讲过,管他几路军,咱中国军人打日本军,咱是正义之师,必定打赢!”

        士文认可姑父说的理儿, 庄长还在兴奋劲上,他又教士文写这八个大字,士文一笔一划学着写,写了三遍,写的流利了,他仰头对姑父说:俺还认识“小日本滚回东洋!”

        姑父高兴的表扬说:“你们整天在后山放牧,还能认识字,真不简单”。他拈起小石快在地上写着“小日本滚回东洋!”

士文大声地诵读着地上写的这两条抗日大字!

     当天晚上庄里的男人们都聚在这南围墙外, 对着这八个大字拉呱,庄户人都觉得这八个大字说的在理,这字里的道道服人顺气。俺中国人多,两个或十个人拼他一个小鬼子行吧,还不能把小鬼子撵走?也不至于让小鬼子在咱家里,把咱中国人不当人的祸害!

       第二天,乡长从诸满来上庄巡庄,在村外面对着“中国人多,日本人少”这八个字对律庄长说:你庄地势高,这字写得大,耀眼!远近十里八乡都能看见,这事儿做的好!

      村看村,户看户,老百姓看的是干部。这种来自官衙上司的首肯和鼓励,中国的老百姓向来是看得很重的。识文断字的庄长,在那山河破碎、国难当头时,更是翘首盼望来自上司,来自官府的对保家护院、保家卫国的鼓励和支持。

     那时,上庄又厚又高的黄黏土夯筑的围墙上,出现白石灰刷的很大的白色的字“中国人多,日本人少”!大字写在围墙南面,站在古城里和诸满都能看见这八个大字,黄底白字,很耀眼,很威风!

注释:

①写大字:父亲说:“写标语喊口号是新词。咱当年,就叫写大字,俺忆起当年的事,习惯用当年的词”。

③机器扎的衣服:指缝纫机缝制的衣服。

浏览:1300次

评论回复
  • 王建興

    2023-06-20 王建興

    今天,这两路小青年的相识,看起来是误打误撞,却不知从此影响和改变了放牛娃们一生的命运。

  • 王建興

    2022-06-28 王建興

    那时,上盐店庄又厚又高的黄黏土夯筑的围墙上,出现白石灰刷的很大的白色的字“中国人多,日本人少”!大字面临围墙南面,站在古城里和诸满都能看见这八个大字,黄底白字,很耀眼,很威风!

首页
检索
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