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王士文的故事之九(第二集)

王建興 发表于2023-06-13 18:21:06

     第二集:抗日烽火起

       九,生

   1,生逢乱世,人心向光明。  

庄长被日本鬼子捣死之后“好铁不打钉,好男不当兵”的传统理念被全庄抛弃。那么当什么兵呢?这是庄里老少爷们讨论最激烈的问题也是赶集时,集上形形色色的人最爱讲的问题。

说:当兵一定要当国军!那是正规军,有吃有喝有穿还有饷,国军抗日呢!八路军是共产共妻,穷。少吃无穿无饷

跟在家里饿饭无两样。

于是很多人说:饿的没出路才去当兵,那必须得找有吃有穿有军饷的军队啊,当然只能当国军。

也有人说:八路军才是真抗日!当兵就当八路军!

还说:八路军招人可严格着呢,独子不招,年龄小的不招。一句话,不像国军:是个半大小子就逼你当兵。

兵荒马乱的年月里,当兵的人多,这是穷人混口饭吃的一条出路。这个理儿是民间传下来的硬道理,是每一个被逼到生活绝境的男人必须选择的主要活路。就这一条硬道理来讲,有吃有喝有穿还有饷兵那才叫兵。

又传来消息说,下庄律胡子家他儿参加八路军的事被吃官饭接着惨遭灭门。

东庄一小子当八路被灭全家,西庄当八路被灭全家。这些被灭全家的事儿都是大家伙儿认识的人,真实的眼前事很具恐吓力!

现实的外国强盗入侵咱,涂炭生灵,灭庄灭种!

眼前的咱国当权者忠奸不分,昏天黑日!

一时搅和的上庄人也六神无主。本来就没了当家人(已故庄长),外面的世界这么乱该咋怎?

问祖先!

老石屋下凤林叔庄家老爷子,律家大爷等一众半老爷子,每晚轮流地说唱:“霍去病大战河西”,“李靖传奇”,林则徐虎门销烟”左宗棠抬棺进疆,从古到今保家卫国的大英雄,系数搬出来唱啊讲啊……

一轮唱下来,照着祖先给的标准来判断,立主见。

 2,大多数一辈子都没去过县城的上人,心底里到底有主见没?有!

他们相信“眼见为实,耳听为虚”,“俺经历过”这事,“俺经历过”的事反复发生,这样铁打的事实,庄户人用自己经历来判断孰是孰非不彷徨。他们看见什么?

1),不救庄不救人。上庄人有刻骨铭心的记忆。遭小鬼子屠庄,请驻在眼皮子底下诸满的国军请不来。

   看不起咱穷人。当时坐着喝酒不起身的连长,满眼的看不起几个庄户人,当时还有乡长帮咱呢。

2),抓壮丁,撞见男人就抓。南面跑反来的难民,后山路上被抓壮丁,惨的跑反一家老少哭着喊活不了,也要抓。

   本庄一位三十岁当家人,上月往后山走亲戚,路上被抓壮丁,幸亏他路熟,在第三天得以逃跑,第四天才回到家。

3),八路军把穷人当亲兄弟。庄里几个小青年进山打猎,天黑才回转,遇上八路军,八路军担心他们年少,山里黑夜不安全,硬是把他们送到后山。而且八路军穿戴和咱一样,又和气,就像家里人。

人认定眼见得事实,就认定了的八路军是正义之师的表率,正义之师绝对抗日!国破家亡,抗日是救国护庄的唯一出路,是忠义之道,是正义之道!也听到八路军很多的战神将领和打的胜仗。

反正上庄人,把老石屋下听到的古代前朝的戏文,全搬出来对照当今这乱世,如何识人。

对外面“当八路,灭全家”的恐怖风声,庄户人自有躲避凶险赴正义的心底主张!

国破家亡淳朴的庄户人懂一个理儿,那就是:庄和土地都没了,都被东洋鬼子占了,咱都断子绝孙了,是图眼前“混饭吃”的事大呢?还是拼命保家卫国事大?

老百姓心里有杆秤,这杆秤,几千年前都已刻进咱民族的文化基因里!

 3,八路军真抗日,八路军帮穷人,吸引这年轻人要当八路军!

时间很快进入腊月,来到小年就是大年,庄里有好几个像士奎大哥这样的小青年,都眼巴巴地等着吃大年饺子,都等着亲爷答应的“吃了大年饺子”就送自己当八路。

当八路,为什么必须是吃了过年饺子才能去?为什么必须要亲爷送?

听说,小年后到大年夜之间八路军不收兵,八路军说,不管是穷年富年,阖家团圆吃饺子过大年最重要。

必须亲爷送的小子八路军才接受,否则,咋来咋回去,没有半点商量余地。

这条消息是哪些莽撞小子碰壁后传出来的,于是,当八路好神圣好光荣之感默默地植入到人们的脑袋里。

八路军收兵的要求很土,很符合庄户人的习俗很受广大人民群众的欢迎

比如,人把每年的大年团聚,认定为居家过日子的第一等大事小年后到大年夜,家里人不外出是验证晚辈对长辈的孝敬,也是验证当家人管家的能耐。年三十夜的一餐饺子更是验证当家人能耐的第一标准。

 4,过年饺子?凤林家就是没过年饺子吃。

家底薄的凤林家,在1937年进1938年的这个大年,家穷的没饺子过这个境地是万恶的汉奸小鬼子抢劫造成的。

记得么?小鬼子进庄时,凤林叔家还有一群鸡呢,那只芦花鸡大公鸡还和戴帽子,帽子下两片布耷拉遮脸的怪模怪样小鬼子拼死干仗呢。小鬼子抓鸡掳猪,汉奸掠尽家里的油和面,那些都是平日节省着留着过年的啊!

但是,过年是自己的事,怪谁怨谁都解决不了大年没饺子呀。

悲催的士奎爷凤林,这一个年关真难过,所谓年难过过年难,凤林的人生第一次饺子过年....

能说会道的王凤林,上庄老石棚下的主力唱将,庄里受人尊重的说书领军人凤林叔却落得今日过大年没饺子吃这可怎治?俺能指着咒骂汉奸和小鬼子抢掠咱家,推责家里没过年饺子?

再说了,全庄都遭汉奸鬼子洗劫了。那六户房子烧的没屋顶了,人家又咋过年呢?这一比,凤林叔也懒得咒骂汉奸鬼子了。

这要是在往年,去诸满有钱人家扛活,也能挣叨来全家人的大年饺子。现如今兵荒马乱,往年灯红酒绿,夜夜笙歌的诸满,自从鬼子进庄后,诸满就死一样的寂静。这不,大儿士奎抗长活的的诸满东家,也请不起长工啦。

反正,大年初一没饺子吃就是对不住妻儿,就是件不光彩的事,说啥都是白说。郁闷着,烦恼着,大年还是如期而至

哎哟呐,大年三十啊,它还着个大晴天如期而至。

凤林从早起来,就蹬在被小鬼子炸毁的村南围墙跟,吧嗒吧嗒抽槐树叶烟(自家种的旱烟被汉奸掠了),抠烟袋锅,装烟点烟。

一直坐到太阳偏西,见下南岭一个妇人翻过岭子,她手里提着布袋子,沉沉的呢。风林叔这会儿巴望着想:要是自己的亲戚就好了,但是又不敢奢想。

凤林就这样蹬在南墙根下,抽着烟,想着包饺子的面,看着南面的来人,郁闷着。

竟然是诸满的姐!手里拎着半袋面和几块豆腐。姐姐的出现对于王凤林来说,那简直是天降福音!

凤林接过二姐手中的面和豆腐,招呼姐一块家走。姐说:“我不进家了,过年价不要折你的福。俺家里也是被汉奸小鬼子抢空了。你姐夫刚整回来的面和豆腐,我就先给你们送过来,让仨侄子吃顿过年饺子吧。初二我再进门,给你们送碗猪肉饺子吃

二姐往东北向看看问:“俺大姐家,好么?”

小兄弟凤林对二姐的话一一作答。

王凤林在南村口含泪目送姐姐回诸满婆家。

3,爷送俺哥当八路(注:老年士文回忆说)

一家人欢欢喜喜包大年饺子,一家人都坐在火炉边给年守岁。这个年过的除了那一炉火是红的,坐着的每一个人都没有话说。在燃烧着的柴禾噼噼啪啪声中,长子士奎抬头望望爷娘,瓮声瓮气的说:吃了饺子,俺就走。爷,你说送去当八路打小鬼子的!

 虽说,爷娘心里明白过完年送老大当八路,是商量好的事儿。但是,老大这会说吃碗过年饺子就要走,还是被这话语怔住了。爷娘抬起头来看着老大,懵懂着的老二士文性急地补一句:当八路好,俺都知道八路军是好人,跟好人才能学好,爷,这是你说的,俺也去学好。

 风林看着着两个儿子都仰着脸看着自己,他稳稳的扣扣烟袋锅,缓缓的说:八路军不欺负穷人,八路军从兵到官都是好人,这是真的。

 风林望着老大很认真地说:“都说国军和八路都是抗日的,但是,当国军能吃饱饭,还发军饷。当八路和在家里一样吃不饱饭,不挣钱,你可想好了?!”

 士奎倔强的说:八路军是好人,不欺负俺穷人,俺愿意去当八路。俺当八路怕连累爷娘要坐牢,俺知道。

 士文好像很懂地说:“俺爷娘都不说,谁也知不道俺俩当八路呀”。

 士奎娘点点头说:“老二说的对,俺不说就管。就是俺和你爷坐牢也木(没)事,人要学好,当好人事大。”

 凤林侧过头看看妻子,点头应承。又微笑着看看士奎说:“老大有准星,不孬”。

 士文反应快,看见爷娘都说好,就想着大哥这事能成,一高兴,一个反手扭膀子,把士奎的右臂反扭到背心放着。一边看着爷娘犟着脖子说:俺也去,也送俺去当八路!

 士奎不搭理大兄弟士文的闹场,直冲着父亲说:今夜送俺去,俺今夜就要去!士文也哟呵说:今夜去,俺俩一块去!

 父亲凤林,很满意地看着一家人这么齐心要老大当八路军。我们啥兵都遇见过,就是没见着八路军。八路军的好名声却传得很快很远,这事儿必定是真的。然后望着妻子刘氏说:俺今夜就送老大去后山找找八路?

 刘氏看着丈夫低声说:去吧,早点走,快点回,别碰着人。

 士文一听没自己,就急眼翻白的冲着娘说:呢?娘一使劲,一把拉住士文坐下,说:你还小,八路军不要!等长大点儿再。看你害着眼病,八路军才不要呢。

 八路军不要害眼病的人。这是士文的软肋士文也信八路军收兵规矩多,不像国军还抓壮丁!

 被娘击中软肋的士文服气了但也生气了他气得不理睬爷娘,也不送大哥,一跺脚上炕睡觉去了。躺在炕上脑袋里还在转悠着俩学生和他们一起玩耍,叫他们唱抗日歌曲,称赞他是团长的场景,这俩学生是八路么?快乐的场景一幕幕出现,为甚爷娘不准自己当八路?士文百思不得其解,于是就气气憋憋,不知不觉中十一岁多的少年士文在炕上睡着了。

 东边天际线刚露一线鱼肚,王凤林推开柴门进院子,看见妻还坐在北屋火炉边。他推门进屋坐到火炉边,拿出别在腰间的烟袋装烟点烟,妻刘氏急切不耐烦的问:“撞见人么”?凤林这时才想起妻还担着心呢。凤林丢下拿起的点火棍回答说“没”。

   凤林边吧嗒着烟边告诉妻这一路上见闻:“咱爷儿俩紧走慢跑的一直走到大青山边在那个山坳里,有人从路边树丛出来,当时吓俺俩一跳,还没等开口呢?对面人就说大爷是送儿子当八路么?嗨,好眼力,我心里高兴,口里慢慢的问:你们….?就这样他们领着俺俩趟过一个山坳,就进了一个小院,院门口有俩人迎着俺呢。嗨,这八路军就是咱们庄户人样子,都分不出来谁是当官谁是当兵,个个和气实诚,没半点架子。坐在火炉边,他们给俺爷儿俩递过来一张瓜叶面煎饼和大葱,俺边吃边说话。大个子长脸八路军对俺说:咱八路军铁心打小鬼子,一定把小鬼子打回他的东洋老家,请大爷您放心。俺姓魏,以后有时间俺会来村里看望乡亲们。这个姓魏的八路军,学生样,长脸,高个头很壮实,对俺说话很礼貌,很敬俺的样子。”

“八路军确实是好人,个个是好人,今儿个算是亲眼所见,亲身经历了。士奎这小子有头脑,要当八路是走对路了。”

“对了,他娘,俺在八路军那里给老大报的16岁。俺听说,八路军不收小于十六岁的孩儿,俺怕出错,老大怨我,就虚报了。”士奎爷说。

士奎娘答:再过俩月就满15岁,这可不是在16岁里,按老话说17岁也木错呢。

老夫妻俩很满意,老大当了八路军,打鬼子去了,学做好人去了

吃完大年饺子后,上庄十五六岁的年青人,不声不响,前前后后都投奔了八路。这是,亲临小鬼子捣死庄长的现场之后,上庄人找到的生存的亮光

由于庄外盛行“当八路杀全家”,上庄的老爷们对儿子的去向不吱声,妇道人家更不言语,上庄青年人的去向在官方那里一直是迷。

 

注释:①折 福:上庄人规则,大年三十和正月初一出嫁的闺女不能回娘家,因为那样做,就是折了娘家亲兄弟的福。至今还在 传承着。因为计划生育的原因,没儿子的户已经不遵守这个信条。

②猪肉饺子: 上盐店人吃过年饺子,大年初一不准吃肉馅饺子,全禁荤,

饺子都是素馅的。只有到了正月初二才能开荤。至今如此。

③俺大姐: 这里指庄长律三哥的妻子。她们是亲姊妹。

 

大哥王士奎:1938年1月31日子夜,父亲送士奎参加的是费县抗日游击队。人民群众对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统称“八路军”。同年。改编为第一游击大队,改编到八路军山东纵队。1940年山纵组建炮兵,王士奎编到炮兵连担任班长(士奎聪明勇敢,又有在庄里折腾打土匪用的火铳炮的经验)。1941年底大青山突围负重伤,部队医院治疗定性终身残疾,1944年夏季退伍到方城公安正规军退伍的王士奎,正逢小鬼子的末日期,小鬼子疯狂地搞“末日蹦跶”,他一方面要确保八路军大部队的移动,一方面要参战地方武装的对敌作战,传授着战场布阵及防御知识。深的各方尊重和好评。但是他却孤寡一生(残疾男人娶不到媳妇)。王士奎一生最骄傲的是“俺是徐向前首长的兵”!(注:这是当年部队的统一口径,不说部队编号,只说那支部队的一名将领的名字)。

浏览:956次

评论回复
  • 王建興

    2023-08-19 王建興

    父亲说:当年,俺庄人就认定“八路军真抗日,八路军帮穷人”。因此吸引了全庄年轻人要当八路军!

首页
检索
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