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的故事》八)、求救无门

王建興 发表于2022-06-29 13:35:54

国军驻守诸满,无视乡亲来求助

在骑马的小鬼子出现在下盐店西南岭的时候,在后山干活的士奎他爷凤林叔和律家四弟看见了,那架着小钢炮,那阵仗,初步判断是小鬼子。顿时天旋地转,他们晃晃头,拍拍胸,镇静大脑,准备赶紧下山去向庄长报信,眯眼细看看水浇地那边,看见庄长和来人打起来了,小鬼子……。

凤林叔和律家四弟见此情况就判断是村里遭小鬼子了,这可怎么了得?!

庄户人从《打鬼子哥》和庄围墙上的大字给的精气神,一下子整的精神恍惚。

小鬼子跑到上盐店庄来了,俩人一边稳住山上的人别回村,原地别动。一边和几个年长的人合计对策,合计的结果是:按先人们对付土匪的办法,遇上这样的情况,在村外的人是决不能回村送死的,那样将是灭村之灾!另一方面,得麻利地寻求援兵!

有好几年没遭土匪了,各庄哪里还有武装?就几条猎枪又如何能和扛枪拖炮的小鬼子比试?

找官府求救!说书人凤林叔建议,大家都认为这是唯一的依靠了,国军的正规军就驻扎在这一带,庄长也讲过“有国军驻在咱这里,咱是安全的。”

几个年长的庄户人分好工,守住进村的各个路口,以免哪个冒失鬼进村白白送死。由风林叔和律家四兄弟去找官兵求救。

如何找?律家四兄弟问。对,先去诸满找乡长!

 

从小龙山尾部西溜下去,穿过西岭吊子石廊,凤林叔和律家四弟从西边坡下去,这样可以避开在西沟的汉奸小鬼子的眼睛。俩人三步并作两步就奔到了诸满大路(诸满笔直往北通往沂蒙山的路)。

凤林叔40多岁的人,下坡时不是跑也不是溜,仿佛有神助力,和20多岁的律家老四,一个大石头顶飞跨到另一个大石头顶。平时要半个时辰的路,这天半袋烟的功夫就到了。

 

两个人见到乡长时,已经是又累又急说不出话来,等结结巴巴说完“俺村遭小鬼了”,凤林叔就一口气憋得晕倒在地。乡长给他灌水拎耳朵唤醒,也等不得他们坐下歇歇就说:走,今早国军郝部有一个连还在这村外呢。俺们快去求连长去。

此时,上盐店庄西大沟,小鬼子架放在人群前面的歪把子机关枪正在威胁性地围绕着全村人的外圈发了疯似的扫射,哒哒哒哒哒。

乡长在前面跑,两个庄户人紧跟着乡长跑。跑到诸满庄家大门前,门前双岗双哨,哨兵军装崭新,钢枪铮亮,裹腿绷紧,腰板笔直,一看就是国民党正规军,大部队,有来头,乡长对卫兵说明来意后,领着这两个庄户人绕过大门口的屏风就直奔庄家正屋。院子里只见左右厢房住满了黄呀呀的年轻军官,左右厢房门外长枪短炮,油光铮亮,一字儿码齐,头是头,尾是尾,子弹箱、炮弹箱摞了一排又一排,一排更比一排高。又看见庄家正屋的正中间摆着酒席呢,主人正陪连长喝着酒。

乡长气喘吁吁地整整衣帽上台阶,忽觉得身后没跟人,稍侧头一看,俩穿着破烂袄的庄户人端正的立在正屋的台阶下没动。见此景乡长鼻子一酸,心里道:多中规中矩的庄户人啊,上盐店庄人很穷,可从来不穷理,一贯识礼节,他们祖祖辈辈从没有告过官,这次是他们开天辟地第一次求官府了,我一定要可着劲地帮帮他们。

主人请乡长入席喝一杯,乡长边行礼婉拒边告急说:上盐店遭小鬼子了!并指着站在门口外的俩庄户人说,这是来请国军去救人救庄的呢。

瞬间,连长高兴喝酒的劲头一下子泼灭,变成呆若木鸡相。片刻,连长就换了个拿架子摆谱的面相说:出兵不是我说了算,有长官命令才行!这是军规,这是掉脑袋的事。

连长话音一落,乡长和两个庄户人都傻了。

突然间,乡长对着连长双手一拱,单膝稍弯的说:拜请连长快报告薛庄郝团座。

站在门外的俩庄户人听乡长这一句话,死灰的脸上顿时显露出一丝亮光。风林叔心里说:还是乡长读书多懂理多转得快。

本还客气的连长,听乡长说完话,不吱声地歪一下头,若有所思地一口酒,缓缓地叹口气后望着乡长说:你-认-为-这-样-合-适?最后一个字故意把音拉得高高滴。

乡长听话音不对,这时才想起,没谁告诉他有这些搬救兵的规矩啊。这鬼子还没进费县城就进了俺的上盐店庄,这叫俺怎么办啊?这救庄救人……?乡长一时也懵了头。

乡长告辞主人家和连长,并再次拜请连长再给想点办法救人,这些穷苦人指定拜谢你这大菩萨的大恩的。说完就转身就招呼着两个庄户人走吧。

 

此时的上盐店庄西大沟底,小鬼子撑着二尺长鸡蛋粗的木棍正在村长的口里捣进捣出,村长口喷鲜血……。

乡长忽地平地一个趔蹶,他单手扶腰自顾自喃喃:木事,木事!

乡长送两个庄户人出诸满,乡长说:我会尽心的,这就赶去薛庄,难说有用。你们可知啊,咱济南、青岛,没打仗就给小鬼子咧。小鬼子进城不招他不惹他也杀人呢,他杀咱老百姓,眼睁睁看他们杀咱老百姓啊!

乡长长长的叹口气接着说:听说小鬼子要打咱临沂城呢,也许咱这里的大部队就是要保护临沂城的,俺这里到临沂近啊。对,大部队就是要打鬼子保护临沂城的,俺去薛庄找团座。

前天,俺去巡庄,还和你们庄长说,咱小心听着风声,若小鬼子来,咱就朝山里“跑”,先跑,千万不让小鬼子逮着。

接着乡长不解地自言自语:你说咱这费县,富裕的乡镇多得是,小鬼子咋就先去最穷的你们庄呢?小鬼子进来,咋没听到半点风声呢?

突然间,乡长脚一跺。俩庄户人感觉乡长有话要说,就直盯盯地看着乡长。乡长摸着头缓缓的说:我估摸是你庄围墙上的大字招来的小鬼子!

俩庄户人如梦初醒,点头称是。

律家老四说:小鬼子不是千里眼呢,他人没来怎看得见大山里写的字?

凤林叔还在自己的思维模式里说:看来早杀晚杀都会被小鬼子算计的。

律家四弟点点头,木讷地说:就是。

凤林叔和律家四弟说完话,几乎是同时面对乡长双膝跪地,俩人双手合十像是对天祷告说:天老爷开恩,让驻在薛庄的国军④,来一个团救救俺庄吧!被小鬼子抓走的可全是俺们的老少妇幼啊!庄户人绝望的嘶吼声似残缺的利剑划破长空,在西天的云际间留下一道深深的血痕。

俩庄户人想不通,汉奸小鬼子才不到一个连百十号人,国军两个团就驻在咱家门口,几里外好几千兵呢,一个团还能顶不过一个连?乡长心里也是这么想。

乡长扶起庄户人安慰道:起,家走吧!你们在下盐店看庄里的形式,小鬼子不走,你们千万别去回庄送死。有救兵来,那是另说,你们别送死就对。

凤林叔二人和乡长含泪告辞。

此时的小龙岗上,昏迷的村长一声“古”(狗)!一大口鲜血喷得老高。

 

村里到底被小鬼子糟蹋成啥样了?被抓走的老人和孩子们还活着么?俩庄户人拖着两条沉重的双腿,怀着一颗惴惴的心往家走去。

两袋烟的功夫,俩人才翻过岭,来到下盐店南岭。凤林叔看见前面的大石头后,猫匿着嫁在下盐店律家的亲闺女。没等凤林开口,闺女就哭着腔说:俺爷,别走了,庄里遭小鬼子了。我一直在这石头后面瞅着,好不让人回去白白送死。

凤林叔的闺女,并不知道自己的父亲是为这事到诸满搬救兵,空手回转的。

凤林叔听着闺女说到这里,不禁眼泪夺眶而出。老人家再也熬不住了。是感动出嫁的闺女还这么惦记娘家庄上的人?是伤心搬救兵搬不来?

凤林叔后来说:那会儿啥心情都有了,心里就是难受得厉害,自己死也不会那么难受。

风林叔说啥也不进闺女家歇会儿。庄户人的规矩,娘家人跑反逃荒不能往闺女家跑,这样会让闺女在婆家不好做人。

闺女懂亲爷,只好回家拿来煎饼大葱和开水。俩庄户人坐在石头上边吃煎饼,边隐隐约约看见穿黄狗皮的人炸南面写着大字的围墙,再看着鬼子排着队出村,后面跟着汉奸队伍抱着鸡赶着猪的。

这时太阳离落山有两杆子高,诸满薛庄木一个兵来施救!诸满距村六里地,薛庄离村十公里。流弹能飞到,炮弹能打着,就是军心离民心远了点!

在上盐店遭匪兵围劫的历史上,这是第一次没人来救,请都请不来!

正规军队在村子的边上驻扎,却不来救助自家的百姓,上盐店人深深的痛在心底!

太阳落西,凤林叔和律家四弟伏在下盐店的西岭上,看着数着小鬼子和汉奸从上盐店东岭往南走远了。这群畜生们大摇大摆地回营地去了。

       

      上盐店人吞声哭!


浏览:81次

评论回复
  • 王建興

    2022-06-29 王建興

    见死不救,这样的事,你有一千个理由都不能说服一个人。

首页
检索
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