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王士文的故事之六(第二集)

王建興 发表于2022-06-29 13:35:54

                                             第二集:抗日烽火起

                                             六,众乡邻目眦尽裂              

       1, 小鬼子用木棍捣庄长口喉胸,“凌迟”内脏刑,众乡邻目眦尽裂,晕倒一片!

        一群小鬼子把三哥押在离村民十多步远的中间,把庄长推到,脸朝地嘴啃泥,两个小鬼子压住腿,一群小鬼子解开庄长反绑的双臂,再把双臂一字拉开,捆绑在一根挑担子的木棍上,再拧着庄长的耳朵拽起上半身,整个操作很麻利。    

        这时,两个小鬼子脚踩庄长后腿弯,膝盖顶住庄长的后背,一人一手抓住庄长的头顶,庄长正面两个小鬼子拿着铁钳子,把庄长的嘴巴扒开,一个小鬼子手拿二尺多长鸡蛋粗的木棍,只见他,弓步腿,双手一上一下紧捏木棍,把木棍捅进庄长的口里,一声“嗨嗨”只往喉管处捣去。扯着庄长双臂的小鬼子。疯狂地用蹩脚的中国话,押着捅喉管鬼子的节奏吼叫:“日本人少么?中国人多么?”行刑的小鬼子每念五个字,木棍在庄长的口腔喉管上下捣一次,边吼边捣。

       开始,庄长被木棍冲击一次,就有一次空气和生命对撞的呼呼声。接下来就因喉管被捣稀碎,木棍继续往下猛捣,肉末和鲜血淤积而发出的“咕呼,咕呼,咕呼”声,这种场面比传说中的吃人恶魔活剥生人更凶残万倍!

      小鬼子双手把持木棍,在庄长的口,喉,胸,腔,反复捣,小鬼子换班捣,换班也没有把木棍从喉管处抽出来,换上来小鬼子,更大的力气使劲往庄长的口腔,喉管,胸腔更深处捣,捣,捣…!

       惨无人道,惨绝人寰!

       2,庄长媳妇怀抱一岁小妮子,娘儿俩都休克,前后左右亲人撑住她们,担心惊动小鬼子,遭祸害。

       这边,庄长媳妇两眼盯着小鬼子,怒目转而呆滞。那边,庄长圆目怒瞪凶恶的鬼子,从喉管深处发出呜!呜!!呜!!!的呼呼声,一口口鲜血顺着捣进木棍的往外拉喷涌而出……。庄长媳妇休克!

       坐在左右的亲人一人一只手臂把庄长媳妇要背抓紧提着,后面坐的本家男人蹭上前,顶着庄长媳妇的腰,不让她晃动,以免引来小鬼子的子弹。保大人保小妮子,保坐着这一片的乡邻生命。

       乡邻们都听说过古代的“凌迟”刑,而今如此捣戳内脏,这不就是“凌迟”么?狗日的小日本小鬼子比古人都残暴,人们不忍目睹,随着庄长的剧烈呼呼喷血声,人群条件反射般地一阵骚动,紧跟着前后两挺机关枪“哒哒哒哒哒”来回狂扫几遍。

        士文被娘一直臂膀箍住腰身紧紧地贴着自己,这会儿士文把后背贴近娘的头脸遮住娘的眼睛,担心娘被庄长的惨状吓晕,他眼珠扫视两旁,扶着姑姑的人,头都搭在姑姑的后背和肩头。其他的人大部分都晕倒了,开始盘坐的姿势,这会儿倒前倒后倒左倒右,也有吓得呕吐倒在呕吐物上的,这会儿大胆王士文亦恨亦惊恐,撑着他的力量是搂着自己的亲娘和晕死过去亲姑,亲姑怀里的小妮子咋样了,一声不吭,一动不动?士文被身边三个至亲的人牵挂着,他没有吓晕倒下。还有几个男人没倒下,也是因为身边的亲人么?他不知道。此时,他更不知道大哥没倒下去是一直在内心策划跑出去喊救兵。

        3,坐在西岩沟沿边士奎几个小青年,眼神交换要起身跟小鬼子说理,不许如此折磨庄长。

      一次骚动,士奎起身的动作有点快,脚刚蹬出去要起身,脚趾就被一个飞迸的弹皮擦过,顿时鲜血直流。士奎无奈又盘腿坐下,眼珠却向四周不停地转悠。

      士奎后来说:咱们几个小青年本能地起身,准备去夺小鬼子手上捣庄长的棍子。俺当时就想说:有事说事,这么粗苛地折磨人不行!看见木棍捣庄长的嘴,咱受不了啦,完全忘了被机关枪封锁着,也记不得庄长要我们保命的喊话了。机关枪一响,才回归冷静。冷静了,咱就想着要逃跑要搬救兵。

      长枪短炮镇压着庄户人不得动弹。没下晕的人不忍看,就干脆闭上眼。三哥的媳妇已经晕死过去没缓神,双臂松软的耷拉着。聪明的小妮子,这会是自己把脸固定在他娘腰间,吓的不敢动。前后左右的女人们毫不松懈地紧紧的护着庄长媳妇不倒下去。

       人群中老人晕倒的数量一直在增加,每一次有人晕倒,汉奸就帮小鬼子喊:“不准动,谁动就打死他全家”!

接着就是机关枪一长梭子弹从村民们的周边哒哒哒哒的扫射一圈。

       行刑的小鬼子换班,庄长口中木棍没有抽出。他们拉住庄长被捆绑的臂膀就地180度转圈,把庄长整个的面对他的乡亲,小鬼子带着白手套的双手握着鲜血淋淋的木棍,用力捅进口腔往脖子下面猛地一捣,再往上一抽、就这样一捣一抽,边捣边嚎叫边怒骂……。

       乡亲们听着小鬼子嚎叫,和庄长没有知觉地从喉管气管发出来呼呼声,与刚开始若聊很多很多,每个乡亲都感觉自己的咽部在撕裂、喉管在撕裂、胸腔在撕裂,腮帮在撕裂这一溜串的撕裂阵阵扯动着整个头部,撕裂到头顶,天灵盖嘭的掀开了……!

      庄户人已经听说过很多小鬼子对咱国一路侵略一路屠杀的恶行,今天如此亲临现场目睹小鬼子对庄长的残暴,引起全庄人对庄长的极大同情,对小鬼子的极大反感和愤慨!

       4,士文后背紧挨亲娘脸部,遮住娘的眼睛,担心亲娘也晕倒。想救姑父,自己却没招。

      士文被娘一直臂膀箍住腰身紧紧地贴着自己,这会儿士文把后背贴近娘的头脸遮住娘的眼睛,担心娘被庄长的惨状吓晕,他眼珠扫视两旁,扶着姑姑的人,头都搭在姑姑的后背和肩头。其他的人大部分都晕倒了,开始盘坐的姿势,这会儿倒前倒后倒左倒右,也有吓得呕吐倒在呕吐物上的,这会儿大胆王士文亦恨亦惊恐,撑着他的力量是搂着自己的亲娘和晕死过去亲姑,亲姑怀里的小妮子咋样了,一声不吭,一动不动?士文被身边三个至亲的人牵挂着,他没有吓晕倒下。还有几个男人没倒下,也是因为身边的亲人么?他不知道。此时,他更不知道大哥没倒下去是一直在内心策划跑出去喊救兵。

       坐在娘怀里的士文也受不了了,眼睛一闭,左手在地上抻了一下,猛地作起身动作,但动不了。士文的娘双腿一直压住儿子的双腿,右臂紧紧地箍着儿子胳膊到腰间,士文不得动弹。士文心里好痛,好恨!没办法,

       士文干脆低头闭上双眼,开始假想他救姑父的具体法子,开始极度泄愤的假想,开始不理解母亲咋要“捆绑”他。俺娘,俺娘这是咋地?!庄长,姑父……!士文在心里哭泣!

        士文和众乡亲一样,双眼看着地,泪水模糊双眼,每个人都有着剜心挖肺的疼痛!

        士文的泪水都流在亲娘抱他的臂弯处。

      小鬼子的 两挺机关枪,架在人群的前后两对角,时不时地齐刷刷地哒哒哒哒弧形扫射。

      此时已到未时,西大沟的上空一大坨乌云迅速叠加散开盖过了东西两岭外,黑云压顶!

     5,士奎冒死溜走,决心搬“天兵天将”救庄长。

     被押坐在沟南沿的士文的大哥14岁半的小青年士奎,第一次愤怒起身,被弹皮擦伤大脚趾头后,被迫冷静地坐下来,他知道,庄里人完全不是这些重武器的对手。

      那怎么办呢?难道就眼睁睁的看着小鬼子如此残酷地折磨着庄长?他遐想起父亲讲的故事《封神演义》里边的无所不能、无处不及的天兵天将。现在如果有天兵天将冲过来才能救得了庄长,那么,俺这里的天兵天将在哪里?

      突然,士奎想起了诸满街上的国军。对!他们不就是咱们的“天兵天将”么?主意定好,如何冲出去报信呢?他打量一下周围,应该是溜下沟底,才能跑出去。他的眼睛在环顾四周,他的脑袋在飞速转动。

      小鬼子的“中国人多么,中国人多么?”不停顿的吼叫声,震动着小青年士奎耳膜和后脑勺,庄长的口喷鲜血的呼呼声,刺痛着青年士奎的心脏。他已经有了溜下去,去请“救兵”的主意,他只希望汉奸鬼子盯着自己这一片的眼睛眨动一下,他的良策就可以实施。

      西大沟,小鬼子的刑场上。小鬼子在庄长身体内部捣木棍的“咕嗵,咕嗵”声,掺杂着小鬼子的“中国人多,日本人少”的嘶哑嚎叫……。

      突然,昏迷的庄长一声“咕…呕”!

      一大口鲜血顺着木棍直往上,喷得老高,落在仨小鬼子的头顶盖上,眼睛睁的老圆老圆恶狠狠的盯着小鬼子,小鬼子万分厌恶被三哥喷出来的血,手一松,三哥接着脖子子一硬,继而面朝土倒下!

      三个对庄长行刑的鬼子先是其一大喊“哟”!接着摸一下自己从头顶流下来的鲜血吓住,因为他们信鬼血淋头要倒大霉这个传说,三人瞬间傻掉,口里狂叫着“野渡,野渡!”

       刑场上的鬼子汉奸齐刷刷地看过去……。

乱石岭西边坐着的小青年士奎趁着这瞬间的场面混乱,嗤溜溜就溜下断崖,他一个连滚带爬到了断崖下的崖洞,顺着大洪水时水流迂回掏空的那一溜条的洞洞相连里滚着爬着。

   “咔嚓,咕咚咚……”,天雷滚滚!一大早的艳阳高照,啥时起云,乡亲们都悲愤在庄长受小鬼子的酷刑,都心疼着庄长内脏被活生生捣的稀碎的惨。

      所有人全然没看见士奎在洞里摸爬滚打地前行,突然炸雷爆轰,士奎念叨,小鬼子恶行震动天庭发怒,咱去搬“天兵天将”定能成功!

      此时的士奎不知道,自己的父亲,律家老大等四个长者级别的庄人,去诸满搬救兵无果,回家到西南岭被放哨的大女婿接回家避难呢。

浏览:988次

评论回复
  • 王建興

    2023-08-18 王建興

    回祖籍地调查落实这个故事的其他知情人,我从2008年到2014年才得到回响。这个过程和后来的发生的事情,使我读懂了,父亲讲这些故事时,眼神里饱含的心不忍的泪水。

  • 王建興

    2022-06-29 王建興

    见死不救,这样的事,你有一千个理由都不能说服一个人。

首页
检索
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