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王士文的故事之五(第二集)

王建興 发表于2022-06-28 09:02:27

                                             第二集:抗日烽火起

                                           五,鬼子进庄,活捣庄长

一九三七年冬至,公历十二月二十二日,大晴天。

这一天,庄长家的长子律玉坤哟呵着一众青年,带齐捕猎工具,扛着猎枪,天不亮就进深山,打野兔野鸡去了,昨晚他们商量,争取猎俩头野猪回来过个富足年。 

放牛娃在后山草场放牧,小屁孩跟着各家的老爷子们在后山树林间捡柴火。

庄长三哥,庄家二大爷,律家二大爷等六户当家的男人,在村西南连片的水浇地里,各自给自家的麦地锄草,拢麦苗,浇水,为来年寻个好收成。

三牛玉堂被他佬爷牵着,去二十多里地外的亲戚家喝喜酒。二牛士文一个人没劲,放牛不想走远路,一大早把羊群交给父亲领去后山,自己就牵着五头牛在庄前面的地埂上啃食溜地爬的草。

在三牛外出的情况下,二牛士文多半是姑父庄长的跟屁虫。

1、汉奸出卖律庄长:

上午抽头锅烟的时候(约巳时),从西南岭方向上来两队穿黄衣服、扛枪、约莫四十多个中国人摸样的士兵,跑步直奔上庄。庄户人停住手中的活儿,看着这群兵拉闲话。

庄大爷调侃:“咋?来俺庄抗日么?”

律二大爷揶揄说:“又是躲小鬼子的吧?”

众笑。谁说句:“抽一带?”

大伙齐说:“歇会儿!”

大伙儿抽着旱烟,有一搭没一搭地戏虐这群稀奇人时,只看见队伍的前面跑过来两个人黑衣人,这俩人边跑边喊:三哥,三哥!大家应声齐望过去,律家四哥轻松地解说道:是三哥的朋友,南边来的。

庄前麦地里三哥也起了身,啪啪衣襟泥土往南走去。

躲小鬼子的中国军队,这半年里人们看得多了。国军能躲到上庄来,这还是第一遭。庄户人们想着这一切,觉得恶心,就懒得看他们,自顾自地又低头锄草。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却出乎庄长律三哥和在地里干活的所有人的预料。

2,血性汉子律三哥

律三哥是什么人?他什么人没见过?什么事没经过?他刚四十出头,正值壮年任庄长,他识文解字,血气方刚。凭着在庄长之家(没有俸禄有志气的官)里历练多年的胆略,他热情礼貌迎客。但今天却大意失荆州,误闯了陷泥河。

三哥迎客大步走来,突觉身后有不测状。三哥智聪一个马步闪身左倾,就

这一瞬间,从身后来的一大闷棍扑空重重地砸在田埂边的拴牛石柱上“噹”

的一声脆响,说时迟那时快,律三哥“嗖”的一个神龙摆尾,左腿上前一个马步立定,双手握拳成弓形摆在前身。三哥此时已经醒悟到,完了,俺庄今遭暗算了!

庄长想到这里,三哥气的双眼冒火,瞪着俩熟人,破口大骂道:狗日的汉奸!吃小鬼子屎的汉奸!

此时,已踏进上庄地界的汉奸队伍正分成三队,一队笔直冲进庄里挨家挨户撞门,一队顺着庄围墙布防,以防庄户人越墙。

这些汉奸扛着枪,凶神恶煞冲进庄,把家里的老人吓晕,小孩吓的哇哇叫。

一队则直接冲着这些正干农活的庄户人的麦地。

在三哥大骂两个汉奸时,已有四个圆墩墩铁疙瘩似的小鬼子围困住了三哥。

下庄方向,又两个骑马的小鬼子,打马扬鞭往上庄飞奔而来,身后有拉着两挺机关枪的车和跑步的士兵。这是一个小队近三十个小鬼子。庄长律三哥心里嘀咕:糟糕,小鬼子来扫荡俺庄,小鬼子下血本了!

三哥正寻思着有救庄良策么?

只见眼前这两个熟人汉奸转身像哈巴狗似的去迎小鬼子,眼角又看见律二大爷等几位扛着锄头来救他,三哥暴怒中带理智地大喊:“乡邻们保命”!身体凌空而起,双脚如锥插在两个出卖自己的汉奸前面,拦住汉奸的去路,双拳如锤咚咚咚咚直捣汉奸前额和前胸心窝处。

律二大爷听见庄长指挥“保命”,他沉重地传令道:“听老三的,各自保命!”水浇地里的庄户人止步,弯腰佯装拔草。

骑马的小鬼子站在300步外看这边鬼子汉奸空手活捉庄长的热闹。步行的拖炮的小鬼子也分成小队。

这边,围追上来的四个铁疙瘩小鬼子,弃枪使拳,看他们身手,似精于武功。

血涌头顶,面赤耳紫的三哥双拳如雨点锤向汉奸,身后的一个小鬼子乘隙一个甩腿嘶…地扫到了三哥的后腿弯,三哥腿一软就被众鬼子摁头掐颈子架膀子地往土里死摁。在小鬼子要给三哥双脚上铁链子时,好个三哥又蹬的一个鲤鱼打挺立起,口里骂着狗日的小日本!嘶…的一个扫裆腿甩给侧面的一个小鬼子,该鬼子双手捂着腹部,“呜哇”的一声躺在了地上。众鬼子面面相觑,其中一个鬼子忽地将一个汉奸推倒在三哥身上,三哥一个趔蹶,众鬼子汉奸蜂拥而上,以饿虎扑食的姿势将三哥扑倒,汉奸鬼子像叠罗汉似的把三哥压在最底下。其中一个汉奸,在地边的牛粪堆里连麦苗和牛粪抓一大把,乘三哥大叫骂时,一下子塞进三哥口里。(我都闻到牛粪的臭味了,悲愤!)

咱的庄长,土匪闻声胆寒的律庄长三哥,就这样被五花大绑起,嘴里被塞满牛粪和草。

四个鬼子两个汉奸,小鬼子是什么人?长的全部像铁疙瘩,而且从很小都尚武,三哥无论多么好的武功,全部练武的人在一对打,三个打一个,那一个人必死无疑。今天这场面,六个人对付庄长三哥一个人,还有十二个扛枪带刀的鬼子和汉奸站一旁,竟然不把三哥打死。这就是小鬼子的残忍,他要想中国人死,绝对不是直接让你死,而是用尽他们惨无人道的比纳粹还纳粹的手段,把人一点点的折磨致死,他们享受着折磨人的快乐。这也是经历过小鬼子时期的中国人,说小鬼子就会打寒战就会咬牙切齿的恨的主要原因。

他们这会儿不给庄长三哥很快死去,他们要让全村的人都看见,他们是如何把三哥折磨死的!

3,小鬼子进庄见人杀

三哥在和小鬼子们厮打的时候,听见村南门口有枪声,这枪声三哥第一次听到,他估计这是小鬼子的枪声,当今最厉害的武器之一,这声音不像是放的空枪,是谁被小鬼子祸害了?庄长瞬间血涌头顶!因自己也在劫难逃,他心痛地在心里默默祷告上天佑护,不灭俺庄!

这的确是小鬼子用“王八盒子”枪杀了住在南门村口的王家的二哥‘王二孝顺’。小鬼子和汉奸撞进王二孝顺家的院门,第一看见的是院子里的飞飞跳跳的鸡,小鬼子从背包里唰拉出一只网,呼..的一个圆从半空而下,把王二孝顺家的八只鸡全部网住,王二孝顺给小鬼子求情咧咧说:留一只给俺吧,俺娘病得快死了。俺得让娘吃块鸡肉—--再死。“再死”这两个字还没说出来,就被骑马的小鬼子一盒子枪,子弹从王二孝顺的太阳穴对穿而过。可怜的王二孝顺的娘,病卧昏睡在家里,南门口发生的这一切,他娘一点也不知道。

庄长也不知道,小鬼子进庄抢掠是先杀人再抄家的。

4,智慧勇猛的“大黄”逃过生死劫

庄长喊“乡邻保命!”时,放牛少年在稍远一点的西北地头。

而此时,士文正被四个汉奸用枪逼着,要他把租来放牧的5头牛用绳全部连在一起牵着。这活儿本来是一个小鬼子抢着自己干着玩的,由于头牛大黄①不待见生人接近牛群,不谙头牛大黄脾气的小鬼子,遭到大黄用牛角狂抵,抵的那个小鬼子,这会儿还在地上痛的打滚。

放牛娃士文远看庄长在拼死地和小鬼子干仗,近看大黄智慧勇猛地和汉奸

一股英雄劲儿直上士文的头,他不看不理汉奸瞎咋呼,低声命令道:“大黄保命,上驴吊石,上驴吊石!”大黄没等士文喊完就“哞”的一声长啸,头一甩,众牛跟随,往后山东边的驴吊石处狂奔。

鬼子汉奸被牛群这样的狂奔整呆了,小鬼子对汉奸哇哇叫。汉奸举起枪托要揍士文,士文早已经像无事人般,和“大黄”背道而驰,离这群魔鬼百多步远了。

鬼子见状更气恼,又对汉奸叽叽哇哇叫得更凶。看小鬼子比划和哇里哇哇的神,估计不满意汉奸执行错他的指令,汉奸被骂的原地不敢动。一个汉奸翻译急忙跑步到鬼子面前说:“疯牛,牛疯了!有毒有毒!”。鬼子不再叽叽哇哇了。

勇敢的放牛娃士文,智慧的大黄牛,逃过今天的生死劫!

事后的老石屋下,众老爷子们和士文爷凤林拉呱说:“小鬼子第一次哇哇哇,是指挥汉奸抓活牛带回去。第二次哇哇哇,是讨厌汉奸不听话,要你逮牛你逮放牛娃干嘛?辛亏汉奸翻译脑子灵,立马报告牛疯了,疯牛疯狗不能吃,小鬼子可懂了?”

士文却不服气地说:“咱命令“大黄”逃命的声音,鬼子汉奸是听不到的。他凭啥抓咱?!”

老爷子们就喜欢放牛娃士文身上的这个股倔劲,狠劲!

长大后的士文说那次是“侥幸保命”。

5,西大沟乱石岭设刑场,小鬼子有战前侦查。

汉奸、小鬼子们押着众乡亲从村里出来往西大沟走,一边走一边叽里呱啦地吼。

这个时期的西大沟,因十几年前的一次山洪爆发,在原西沟的西边又冲出一条沟,后来再没有那么大的洪水,这条沟就成了旱沟。这会儿过西大沟石板桥,走十来步又下十来步,就是五六步宽的平坦的沟底,沟底西,人多高的溜沙坡,坡下一个小细沟槽边立起两三丈高的光秃秃的嗨大圆滚滚花岗岩乱石堆一直堆到西岭坡顶,这就是西大沟乱石岭。岭西边是高家围子,山洪冲击的乱石岭,不易行走,没人走过。

沟底的南边,洪水冲出来的大石头成一个断崖型,当年水到这里,成瀑布一样地倾泻下去,水的后面就是一个崖洞,凤林叔曾戏说,这是俺庄的水帘洞。 

后来,因为再也没有那样的大洪水,这沟内的石头上就慢慢覆盖上很厚的一层夹沙土。大石头下面的崖洞,背依着东边西沟的硬实的沿埂,又因一个大石头接着一个大石头(大洪水时水流迂回掏空,洞洞相连)。

这里是小孩们玩躲猫猫的首先地段。这里的沟洞有几里路长,可以一直钻到西南岭,到西南岭上东坡就是下庄,翻过西坡就是诸满。这平时小孩子们的欢乐窝,今天却要演变成屠杀上庄庄长的行刑场。

小鬼子三三两两一组,占据着沟堤的高处。两挺机关枪,一挺支在西沟外阴坡南,一挺架在西岭坡北,把押在沟底的上盐店人封锁的死死的。

三哥眼见这一切,就知道小鬼子是花过大心思预先设计好的,心想,他们早就惦着俺庄了,俺怎么没想到呢?

6,小妮子吓的晕厥不醒,芦花大公鸡英勇就义!

却说,一支汉奸鬼子进庄抄家,当俩小鬼子和俩汉奸闯进牛倌士文家院子的时候,士文娘和三牛娘都在院子里做针线活。

北屋墙面上挂着几串红辣椒和几提玉米棒高粱穗子,西边猪圈旁一株柿子树上,稀稀拉拉高高的吊挂着几个柿子,迎风摇摆。

三牛的幺妹刚会走路咿呀学语的小妮子,胸前挂着端午节娘给她缝的香囊,一步三歪地走到北面墙,摸摸高粱穗子和玉米棒子说话,顺着墙往西,高高的仰起小脸和树枝上的红柿子说话。三岁多的大公鸡“芦花”像贴身保镖似的,寸步不离跟随小妮子北啊西啊的颠,唯恐小主人小可爱摔倒,还一个劲儿咕咕咕咕地撒播着热情,活脱脱一幅天伦人间美图。

汉奸和小鬼子撞进院子,凶神恶煞的几个鬼子,第一眼见到的就是柿子树下小妮子和鸡公王芦花,机警的芦花大公鸡扑棱一个亮翅,直飞猛扑第一个看小妮子的小鬼子面颊,练武出身的小鬼子弓腿歪头避开了,护主心切的芦花鸡一尖嘴猛啄在鬼子的头上了,差点把他的帽子啄起。

紧接着就是小鬼子一个刺刀横刺在芦花鸡公王的长颈子,三岁多的正值盛年的芦花大公鸡一长声哀鸣,鲜血四溅!吓的小妮子长“哇…”一声噎住了,歪倒在西屋墙根。

院里专心做针线活的牛倌娘和三牛娘,被脚步声和大公鸡的咯咯咯声吵的抬头看时,俩小脚女人一下子吓得呆住。突然,小妮子猛的一声大哭从西院墙传过来,俩女人丢魂似的,同时抬腿要奔向院子西边。她们刚要抬腿,就受到重击,俩女人同时歪倒在地上。小鬼子一人一枪托打在俩女人后腚的坐骨处,她们当时就痛得抬不起腿了,俩女人忍住痛不住声,心里咒骂“瞎眼恶鬼,家里没人看不见?”①

一个汉奸像拎小鸡似的,把小妮子摔到俩女人的身边,妮子娘慌忙蹬下接着小妮子,小脚撑不了不平衡,妮子娘抱着小妮子,仰八叉倒地上。士文娘慌忙蹬下单膝跪地,扶起小妮子娘俩。

此时的俩女人完全不觉得被汉奸枪托打伤的后椎骨的裂痛感。

可怜的小妮子哟,哪里经得住如此三番轮流恐吓,原本白里透红的小脸蛋,此时惨白鼻口没了气息。

俩女人慌忙抢救小妮子,掐人中,灌水,拍脑门子拍前后胸,终于有了丝丝悠悠的喘气,但是,还不吸奶水(小妮子还没断亲娘奶水)。

这会儿,鬼子汉奸已经在放着箱子的北屋里翻箱倒柜,一边翻一边骂:临摹肉(穷鬼)!哐啷--嘎查,小鬼子在屋内打砸物品的声音,大声骂骂咧咧。

屋外坐着的俩女人意识到这是一群倭寇日本小鬼子,越发紧紧的挨在一起,一个劲地给小妮子搓手捏腿揉肚子。

鬼子汉奸从屋里出来,西墙边的断了脖子的芦花鸡奋力一跳,吸引了小鬼子的注意力,一鬼子一大步跨过去,刺刀尖挑起芦花鸡出院子。

强悍勇敢的抵抗生人侵犯的鸡公王芦花,在院里院外,它都是群鸡的一号头,在家还尽着狗的职责,院子的守护者。鸡瘟不死,鼠蛇不侵,灵通人性,主人年年不舍得杀,而今悲壮地死在小鬼子的刺刀下!

汉奸对俩女人说:“起,跟咱走!”

俩女人不理,自顾自地给小妮子捏揉着。

一汉奸气愤地提起士文娘的后衣领,俩女人惊恐地同时扬起脸,被枪押着的庄邻们正从自己院子门口走过,俩小脚女人似乎明白了什么,为了死也死在一起的信念,起身肩并肩抱着护着小妮子走出院子,跟随着庄邻,往西大沟方向走去。

三牛娘担心小妮子清醒过来后,看到鬼子汉奸的摸样,会吓哭,会又吓晕死,她把奶头硬塞在妮子口里,衣角蒙住妮子的头眼,士文娘一只手托着妮子娘的臂弯肩并肩。

可怜的一岁多的小妮子哟,你这么小怎能让你经受这人间炼狱呢?

全家人的掌上明珠小妮子,从出生到现在,脚跟脚手跟手在亲娘身边,爷娘都不容许俩小哥哥(士文和三牛)领小妮子玩耍,担心野男孩把小妮子吓着了。今日见到陌生的粗野的大恶魔,如此凶猛残暴对待好朋友芦花鸡和自己,还在吃娘奶水的小妮子,人生经受此第一恐吓!

这一吓,小妮子在娘的怀里一直昏迷到第二天天明才知道吃奶,可惜她娘因亲眼目睹小鬼子捣死亲夫,心痛加恐惧晕厥半天加半夜,奶水已被吓退了。(这是后面的事儿)。

一会儿,小鬼子从院子门外过,装着机枪的车上放满了网住的鸡和猪。

7,临刑前,庄长喊:“乡邻们,不要动,保性命。来年今日是俺的祭日!”

小鬼子和汉奸押着村里人往西大沟走,士文娘刚出村就看见西沟石板桥边,站着的自家孩子老二士文,士文娘熟知儿子的脾气,她松开托着小妮子娘的手臂,小脚飞快扭走着,疯也似的赶过去抢拉住士文的手,在跟随庄邻往西打钩走。

此时,在诸满村抗长活的王士奎被押在最后面,怎回事?只因他听说小鬼子驾着三轮车(摩托)冲到他们庄里去了。

士奎是家里的老大,庄里进了鬼子,俺爷娘,俺弟们怎么办?他来不及对东家讲,丢下锄头就往家里跑,在进庄的口上就被隐蔽在树林后面的一个小鬼子和俩伪军用枪抵住,哨兵的原则是“准进不准出”,士奎就这样被限制了自由,被押到人群里同往西大沟乱石岭。

留守家里的老少妇孺,全部集中到西大沟乱石岭上,此岭像一只抛锚的船定在那里,顺沟而下长长的岭子顶上能容一二百人,东边一条坡道下去是庄里的土地,西边是一段悬崖一段陡峭的砂砾土溜坡。

这会儿站着近百号村里的老少妇孺,几十号扛枪带刀的鬼子汉奸,还有那沟坎高处两对角的两挺机关枪把全庄人严严实实的罩在中间。

小鬼子哇啦几句,汉奸翻译说:大家不要动,不动就不挨打!汉奸接着喊:女人和孩子坐前面,男人坐后面!

在坐下的那个瞬间,士文娘刘氏的左手一把抓住二儿子士文,拖进自己的

怀里,单臂双腿紧紧的抱住儿子。知道儿子刚烈性格的刘氏,看着这强兵压阵,她心里只有一个念头:要么一起躲过这一劫,要么一起死!

士文娘右手拉住大姑姐-庄长三哥娇小的媳妇一起坐下。一脸苍白的村长媳妇看着渐渐苏醒的小妮子,把小妮子的脸紧紧地贴在自己的怀里,眼睛紧紧地跟着丈夫,他想起身护着丈夫,自己顶上去,又担心怀里的小幺女哭起来怎么办?不能自己找死啊。

聪慧能干的庄长媳妇此刻心如刀绞,倒显得毫无主张任由娘家弟媳和婆家大嫂左右呵护。

妇女们抱着自家的孩子一个挨一个挤得很紧,庄长媳妇右边坐着弟媳士文娘,左边坐着三牛大娘。

几个因好奇心跑回庄的年青人,出奇的整齐排坐在西边的流沙豁口处1,2,3排,他们是如何在汉奸鬼子押送的枪口下,聚到一起的呢?

一群汉奸和几个小鬼子用枪押着被五花大绑的庄长三哥,前面一个汉奸牵住三哥脖子上的绳儿,从土地庙往北走着,三哥被小鬼子们已经打的鼻清脸肿

全村人惊恐的心痛的呆呆地看着三哥。

三哥被打红的眼珠子直视前方,他不忍心看到被押在沟底的乡亲,他担心看见家里人。

庄长三哥仰面朝天,心里喊道。庄邻们,不要动,保性命。明年的今日是俺的祭日!

这时,一个小鬼子上来给另一个小鬼子敬礼,小鬼子哇啦一句话,一个汉奸把庄长嘴里的牛粪草拉了出来。

牛粪草从庄长口里拉出来的瞬间,庄长用尽全身力气高喊“乡邻们,不要动,保性命。来年今日是俺的祭日!”

三哥突然间仰天大喊,他的嗓门本来就大,今天的声音更加洪亮,他的声音撞在后山的“擂棒鼓”石壁上,回音扩散到整个蒙山前。

乡亲们听到三哥的呼叫,人群中一阵晃动,被人们挤压的地上的小沙石子嚓嚓嚓地响。庄长媳妇想起身,被左右的娘们使劲的一挤摁住。

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前面的机关枪一梭子子弹紧挨着前面一排人的脚下扫射过去,子弹打的沙土突地冲起老高,子弹打在石头上那个声音更可怕,飞起的弹片,发出嗤嗤嗤簌簌簌的刺耳的声音。在哪一刻,如真的有人起身,绝对是被扫射了。

小鬼子的机关枪扫射声也提醒了乡亲们,刚才三哥为什么喊:“不要动,保性命”!

狗日的小日本小鬼子!狗日的汉奸!千秋罪人!

浏览:1361次

评论回复
  • 王建興

    2022-06-28 王建興

    回祖籍地调查落实这个故事的其他知情人,我从2008年到2014年才得到回响。这个过程和后来的发生的事情,使我读懂了,父亲讲这些故事时,眼神里饱含的心不忍的泪水。

  • 王建興

    2022-06-28 王建興

    父亲说:“咱庄青年都去当没吃没穿的八路军,就是鬼子捣死庄长后,给的血的教训!真抗日的军队咱就去!”

  • 王建興

    2022-06-28 王建興

    我问父亲:“保家卫国的志向,你们从小就懂呢?还是抗日宣传后才懂?”父亲白了我一眼说:“保家是每一个人的本能,国不在家何存是提升本能的教育。保家卫国是每个国人的志向也是必备的精神。”父亲又认真地看着我,面带笑意。那一刻我感觉我的问题好无知。

  • 王建興

    2022-06-28 王建興

    这个故事,是我问出来的。我相信,万事都有源,住在消息闭塞的山区的农人,怎么那么自愿地要去抗日呢?

  • 王建興

    2022-06-28 王建興

    再写这个故事情景,俺的脑海里浮现的是:病床上的父亲讲这个故事时的凝固般的悲伤和仇恨!

首页
检索
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