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王士文的故事之一:梦回故乡

王建興 发表于2022-06-27 11:32:02

                                  故乡何处是,沂蒙山东俺爷娘                      

 一,梦 回 故 乡

       二00七年二月六日凌晨三点,父亲的鼾声骤停,略停顿,身体向左边侧动,睡眼惺忪地看一眼坐在病床边木靠椅上仰头看着自己的女儿。

       父亲缓缓地说:“女儿,俺梦见老家,梦见俺小时候的玩伴三牛和老伙计“大黄”,梦见俺庄后面的沂蒙山,梦见牛羊在后山花丛中在松林间可着劲啃食新鲜的嫩草,梦见俺蜷缩在你老爷暖和的怀里,听他说书中的名将成功成仁。

       梦见你奶奶給俺纳鞋底给鞋底钉铁掌、还有俺的三个姑姑和你的姑姑、你的大爷。 

俺庄没有地主富农,估计上中农都划不上,贫富差不离,人心齐啊。

       梦见领咱们抗日救国的魏八路魏大盖(一九三七年八月起)。

       梦见俺和三牛应征入伍陈老总的新四军(一九四六年十一月),到县上集合,领导接过我们佩戴的大红花说:“组织上会派 专人把大红花送到你们家,家乡人民盼你们早日平息内战,凯旋回家”!(这一别,直到一九五四年春节才获批半个月探亲假,回老家看望亲爷娘)。

       梦见咱参战莱芜战役,梦见投诚咱解放军的李军长军医老宋,他是俺一辈子的朋友。

      梦见孟良崮战役,俺负责的连职以下的“俘管营”伪排长以上的官都是奇葩……。

      梦见俺大部队南下北上,濮阳整编,俺部队整编到刘邓大军,解放全中国,南下进深山剿匪……。

      梦见你呱呱落地时的哇哇声伴着县委大院里战马长啸,俺没顾上多看一眼因大出血而昏迷的你娘,推开房门跨上战马飞奔匪情的深山。

      梦见俺庄那一口永不干涸的水井,梦见俺庄后山,满山青翠不老松......。


       二,俺 庄 俺 家

1,俺庄

上庄一直流传着这样的两句话:

大槐树跑反俩少年,蒙山东风水地建村庄。

官盐老板诸满坐镇,生意兴隆上庄设盐仓。

       前一句叙述的是清朝某年,上庄何人建庄。庄里至今的“东王一支”,“西王一支”,就是这两兄弟当年的宅基地,兄弟俩成家,分别居住在路东路西而来。后来本地人也有户头迁居此地,直到没荒地开了。

俩兄弟的坟茔立在西大沟南端,进庄的路口西岭坡,至今庄里老人去世后的丧礼仪式中,重要议程之一就是必来此祭拜建庄的祖宗。

       后一句说的是诸满盐商老板在俺庄建盐仓,俺庄也富裕了几代人(亦工亦农的富裕,不是地主富农土地多的富裕)。盐商看中俺庄的位置和庄户人的人品才来投资建仓的。

       俺庄地理位置好,庄两侧的东西两岭外的进出山的大路是东沂蒙山南北向的主要干道,自古形成。东岭南端是古城里,是古代的国都,一直人兴畜旺。西岭南端外的诸满村,向南方的一个大镇,是沂蒙山南北经商的主要中转地。还有颜村颜林文化重地。

       俺庄人品好,隔几代人也会出现一个赌博鬼啥的,这样的人在庄里立不住脚,更别说娶媳妇成家了。

     

2,俺家

     俺出生于一九二六年的六月,档案年龄出生1925年,是因为要当八路的心情等不了了,虚报一岁年龄造成的。当年驻俺庄领导咱们抗日的魏八路,是知道俺实际年龄的,他把俺也没辙。

     俺上面一个姐,一个哥,俺下面两个弟弟,有一个妹妹夭折了。俺家乡孩子排行,只排男孩,所以,俺就是老二。

     你大爷记的佬爷奶奶的样子,说他小时候一直跟佬爷奶奶睡在北屋炕,我对佬爷奶奶没记忆。老爷奶奶人缘好,我长大后也常听说。

     俺佬爷这一房只存活俺爷一个男孩,俺爷头上有三个姐一个哥,哥夭折,剩下他们姐弟四个,也就是俺有三个亲姑。

在俺的记忆力,俺家最艰难的时候,接济俺家渡过难关是俺的仨姑姑和你的姑姑。

      她们咋帮助娘家呢?比如:灾荒年时,逢年过节的一碗饺子,年年给娘家人做一双过年的新鞋子,丰收年回娘家帮忙割麦。看起来就这么多事,但不是每家出嫁姑娘都能做到。只有贤惠能干,会持家都能做到,还需要婆家善良,通情达理才能做到。

     抗日战争时期,俺娘俺爷全指着俺姑家和你姑家护着呢?因为你大爷当八路了,俺也常常不在家,白色恐怖的日子里,鬼子汉奸对庄里的突然袭击次数很多很凶残,俺爷娘就只能跑去俺姑家和你姑家躲避。


3,老石屋

俺庄的老石屋是祖祖辈辈传下的全庄人的娱乐中心。

俺最早的记忆是,窝在爷怀里听他说书。冬天,他解开自己的衣襟裹着我,再系上腰带,俺的下巴搁在衣襟上,看大人们说说唱唱,敲敲打打,他们唱啥三皇五帝啊,程咬金啊,杨家将啊等等,至今忘不了。你佬爷怀里的温暖俺一直记忆犹新,老石屋下天天都热闹。

俺庄里老少爷们都夸俺爷说书说得好。俺爷有几本发黄破边的厚书,他爱惜的放在俺娘陪嫁的装衣服的木箱子里,像宝贝疙瘩似的。

俺庄有吹锁啦最好的,唱曲最好的,唱戏最好的。拉胡琴,敲锣打鼓都有最棒的,俺小时候可羡慕他们了。

长大后走出俺庄才知道,每个庄都有这样的一班子人,都有一个祖祖辈辈固定下来的娱乐场地。老百姓很善于用文艺的方式,调节生活中的苦与乐。



浏览:1417次

评论回复
  • 王建興

    2022-06-27 王建興

    感谢,帮我完成祖籍地地址记忆的同庄博友大哥“吴越同舟”和俺庄的两个兄弟!

首页
检索
我的